草原恋之家  Flash游戏  风格选择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论坛设施
草原恋合唱团锡盟干盐湖治理协会
   
  主 题:在查干淖尔钓鱼、摸鱼、吃鱼的往事 水中游
  草原68 保密
无量净天
等级 无量净天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19324
精华 5
点券 0
积分 171932
金钱 189420
经验 490377
在线 209天7小时33分
来自
注册 2008/5/16 17:41:23
收藏主题 用户信息 发悄悄话 加为好友 发邮件 搜索用户帖子
17/1/22 22:47:37
在查干淖尔钓鱼、摸鱼、吃鱼的往事 水中游


在查干淖尔钓鱼、摸鱼、吃鱼的往事 水中游

顶 楼(TOP)

编辑 删除
   草原68 保密
等级:无量净天
等级 无量净天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19324 
精华 5
点券 0 
积分 171932 
金钱 189420
经验 490377
在线 209天7小时33分
来自
注册 08/5/16 17:41:23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7/1/22 22:48:18
Re:

在查干淖尔钓鱼、摸鱼、吃鱼的往事 水中游
2016-01-06 23:32
来自QQ空间日志 王东飞

这个周日,几个同学来我家聊天,中午,到我家对面叫做“人民公社大食堂”的一家东北风味儿餐厅吃饭喝酒,一个哥们儿点了一道菜,叫“知青菜”,菜一端上来,原来是底下铺着粉条、大白菜,上面摆着6条12、3公分长的小鲫鱼,尝了一口,问问价格,吓我一跳,妈呀!49.50元。我就跟几个哥们儿聊起了我在查干淖尔钓鱼的往事…… 我跟他们卖关子,问他们:你们见过柳条棍儿上拴个鱼钩,挂一块莜面,两条半斤多大的鲫瓜子同时咬钩的吗? 见过我跟老郑(同队知青郑柏峪)、余燕明用水桶打水,捎带着就能收获两条一斤左右的鲫鱼吗?你们见过张建新一个小时钓一小桶各式各样的鱼吗?那些往事,就是在我的第二故乡查干淖尔的母亲河——高格斯台河畔所发生的。当时我的面部表情,估计都把他们迷住了,我喝了一杯酒,就跟他们聊起了我刚刚下乡时真实而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只有在我们所插队的红旗大队才会有! 1968年8月11日,我们由公社去落户的红旗大队,在离大队二里多地的地方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座石头砌的桥,我们坐的马车上了桥时,大家一片惊呼,太棒啦,太美啦!赶车的把式刘“司机”刘国发(“司机”是我们刚刚给他起的外号)见我们这帮小年轻好奇的样子,车过了桥就把车停了下来,我们一窝蜂似的跳下车往河边跑去,张建新个子大腿长,最先跑到河边,只听见他大喊:“有鱼!有鱼!”我们拥过去,看到河水都满槽了,水流得很急,时不时的就有鱼从水面上蹦出来。真兴奋哪!没想到我们要落户的地方,不只是听说的水草丰美、牛羊肥壮的草原,还是鱼米之乡呢! 不是刘“司机”催促我们说,大队都准备好了欢迎会,我们真不想离开河边了。再三的催促下,我们才又上了马车。过了一道坡,我们还在朝大桥的方向张望。刘“司机”一嗓子“坐好喽!”,扬鞭催马,一二里地转眼就到了。看到牧民们老老少少,见到我们那真诚的目光,我们又转入了另一种兴奋…… 参加完欢迎大会,在争先恐后的吹牛自己能说出书记、队长的名字的同时,又把话题转到了“大桥和鱼”上,也许是路途太累,亦或是做了一夜的梦,第二天早上起来晚了,刚起来就见张建新和柏峪、马袁三个人提溜着衣服进来了,原来他们天不亮就去了河边,湿漉漉的衣服里包的都是鱼。我问他们怎么弄到的,张建新自豪而狂妄地说:“钓的!”我以前从没有钓过鱼,看他们得意的样子,我也跃跃欲试了。下午自由活动,我约了余燕明也跑到了河边,完了,完了,晚了,晚了,他们早就在那里了。我们真够笨的,玩了半天,愣是一条收获都没有。这时,桥边的山坡上走下来一位三十多岁的蒙古族大哥,通过简单的交谈,知道了山坡上的房子就是旗水利局下设的水文站,他叫包连生。还有一个是赤峰人,姓张。老包跟我和余燕明聊了几句,就邀请我俩去他家喝茶,余燕明推托了,我这个人脸皮厚,下乡之前在北京潭柘寺的一棵树上,看到一副对联:天下多少难堪事,全凭一张厚脸皮。也许是受了这副对联的影响吧,就毫不客气的跟着他去了。在他家认识了第一个蒙古大嫂。当然了,我迫不及待的向他请教钓鱼的诀窍。他边让我喝茶边告诉我,这里每天路过的人很少,一下子这么热闹,鱼都被吓坏了。先喝茶,完了我领你去。老包见我没心思喝茶,就说走吧!我跟着他来到河边,那哥儿几个还在那里边聊边钓,我跟着老包下了水,水大概有一米五左右深浅,老包告诉我,这里的大鱼,在人多的情况下根本钓不着,都钻了。钻了?钻哪里了?我不明白。正嘀咕着,老包已经两手抓住一条一斤大的草鱼在喊我了。这一下,他们都围了过来,纷纷打听诀窍。干脆,我们一起去了老包家,那可不是为了喝茶,估计听书的都明白。老包告诉我们,要钓鱼就找河湾的地方,在交通要道,即使能够钓到,也是小的,大鱼都钻到石头缝里、水草多的泥里去了。要是捞鱼……老包还没讲完,张建新已经迫不及待的一蹦子跑了出去。我们也随后都到了河边。没等两分钟,只见张建新从桥下的石头缝里摸到了一条两斤大小的鲤鱼,还像个孩子似的喊着:我抓了一条跳龙门的!后来,我们劳动的地方远离了河边。直到9月12号,我和柏峪、余燕明、王瑞儒、马袁的包搬到了三组(现在叫浩特) 。哇!就在河边!搭完包后,我点火准备做饭,柏峪他们几个去河边打水,没一会儿,就见他们蹦着高的回来了,我心想,这是怎么了?原来,他们打水,用水桶那么一?,里面居然有两条鱼!吃过饭,天色已渐晚,我还是忍不住,自己跑到了河边,眼前的一切,把我惊呆了。河水漫过了河槽,水流湍急,当时我好像站在了钱塘江边,放眼看去,无际的芦苇荡,在夕阳的映衬下,仿佛到了沙家浜。这可是真的,不信,你去问名人郑柏峪!没过多少天,天气冷了,河冻冰了,我记得跟余燕明趴在河面上,能看到被冻在河水里面的鱼…… 1969年6月,我们的包搬到了大队的饲草基地,后来才知道,那可是朱镕基总理下放时住过的地方,高兴的是就在那条河注入淖尔的河口边,我也第一次见到了地图上都有标识的查干淖尔湖。每天能吃鱼不花钱的故事就不在这里不赘述了,我见到了湖上的鱼船撒网,更见到了我从未见过的草原上的冬季捕鱼。你见过央视前几天报道的吉林查干湖冬季捞鱼吗?那算什么,哪有我们的查干淖尔湖壮观?那年冬天,我有幸去了湖面上,只见上百辆的卡车停在湖面上,走近一看,几乎都是北京军区拉鱼的车,而且军区收购那时的鱼价每斤只有0.13元!我只记得那天捞上来的最大一条鱼是三十多斤,只记得在湖边跟鱼民喝着烧酒,吃用牛粪火烧出来的鱼,那叫一个鲜美呀!后来军管组入住了,响应全国学大寨的号召,开荒种地,我牵过牛,扶过犁,各大队、各公社都是如此,整条河被分割得一段一段的,到处在修拦河坝,高格斯台河源头的故事据说更不可思议。从那时候起,河水就经常断流,大桥边的水文站也撤走了。是啊,没有水了,还测什么水文呢?! 1971年我离开了大队,到公社中心校当老师。当时我跟一个外号叫“老虎”的知青崔虎峰住在一起,我倆任教的班里都有好多渔场职工的子弟,不用想,我倆绝不会缺鱼吃的。有时学生家长给我俩捎来几条鱼,就拿到食堂让大师傅加工,可是加工完了,吃的人太多,进到我俩嘴里的就没几口了。我俩商量后,到供销社买了一口小锅,决定自己做。可是手艺不行,又缺调料,总觉得不好吃。有一个礼拜天,我俩又准备炖鱼吃,正巧邻居云大夫给我们送来了几瓶牛奶,我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我们几个在莫斯科餐厅吃西餐时的一道菜——奶汁闷鱼。我想,有了!我把牛奶都倒进了锅里,把鱼下了锅,放了点盐、醋,掰了一块儿酱油砖,葱姜蒜还是有的,可是没糖,老虎随手往锅里扔了几块儿水果糖,剩下的就是守在旁边听着锅里“咕嘟咕嘟”的声音,闻着锅里飘出的诱人的香味儿。出锅了,哥俩打开一瓶酒,老虎尝了一口鲜鱼,接着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大呼:太好吃啦!太好吃啦!自那之后,这道奶汁鱼就成了我们的最爱。直到现在,我们嘴馋了,还要做上一回。当然,现在的调料是应有尽有了。 到了1974年,原本不吃鱼的公社住民忽然一窝蜂似的开始拥向河边,用鱼网捞鱼了,至今我都没有明白原因,只知道有一部分人是捞回去喂猪的。1975年二中成立,我被调到了那里任教。当时的教师都跟我年龄差不多,有几个知青知道我是红旗队的,相约去大桥那里钓鱼,我们去了几次,收获甚微,我没把老包的经验告诉他们,说起来,我也够坏的。后来他们听说钓不到,要用网去捞,听说也没大收获。印象最深的就是学校调来了一个专职司机,是个老渔场职工,叫李文兹。他们家当然不缺鱼吃了,有一天,他让孩子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鱼,我们没客气,二十多号人都去了。我还琢磨这么多人,这鱼怎么做呢?去了,也长了见识了。原来,鱼只开膛破肚,鱼鳞都不刮,连白菜、粉条、土豆一起咕嘟了一大锅,不过大家都抢着吃,还挺香。现在北京东北味儿的餐厅也有类似的菜,不过鱼是去了鳞的。那时,每天夜里都有大批的人,带着专业的鱼网去河里捞鱼。远远望去,蜿蜒的河道上,到处是人,到公社去看吧,几乎家家每天都在吃鱼。我还纳闷,他们的饮食习惯怎么突然之间就改了呢?……后果都明白,最后,谁也捞不着鱼了,这是人的贪婪本性集中体现的必然后果。到了1975年,因为军马场的垦荒,先是芦苇荡没了,后来,后来……,河里也快没水了。这是那个时代人为的灾难,但当时的人们却把这种荒唐的做法当作一种改天换地的壮举,造成了后来无法弥补的损失,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几年后,1979年7 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有个刚毕业的学生叫全国富,急匆匆的跑到我家,问我跟不跟他一起去捡鱼。捡鱼?我懵了,听他解释后,我才知道河水干了,河道里到处都是快死的鱼,好多人都赶着牛车、毛驴车、骑自行车去捡了。我跟他也骑上车,奔河边而去。路上,看到许多满载而归的人们,全国富跟我说,看来大桥那里是不能去了,去了也没了,要往远点走。他领我改变方向,朝公社小农场方向骑去。半个多小时后,我俩到了河边。哈!早有许多人捷足先登了,又是个马后炮!下到河道里一看,哪里还有鱼,只剩下一片片死去的一寸来长的小鱼。完了,白忙活一场!小全神秘的对我说,没事,我有办法。只见他从一个袋子里取出了一片儿一米多长的鱼网片儿,让我推着自行车在河道里往大桥方向走。只见河道边上还有一个个的小水坑儿,有的深,有的浅。我俩试着用网片儿去捞,别说,还真的捞着了两条别人漏网的小鱼。我不想再走了,停下来抽烟。看着水坑儿,忽然想起了老包告诉我的诀窍儿。我跟小全嘀咕了几句,跑到坑儿边趴下来,用手在坑里四周的泥里摸。哈哈!果真大鱼都钻到了泥里面,小全一把就抠出了一条草鱼,足有二斤多重,接着我也拽出了一条,是鲫鱼,有斤半左右,我惊呆了,长这么大,头一回见到这么大的鲫鱼,要知道,是鲫鱼呀!我倆的精神头儿立马就来了,如法炮制,没走出一里地,袋子就满了,真后悔没带两个大麻袋来。知道吗?我们摸的鱼,一条比一条大,品种齐全,草鱼,鲤鱼,鲫鱼,华子鱼,鲢鱼……太兴奋了!从那时候起,河里再也不会抓到鱼了。后来,想吃鱼都要到渔场去买,有时还要托关系,场长批条子才能买到。 跟哥儿几个侃到这里,时间已久,剩下来,就是我买单,送别……。回到家里,我还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忽然,我想吃鱼了!刚才跟他们神聊时,一口鱼都没顾上吃,亏大发啦!

1楼(TOP)

   administrator 帅哥
等级:大梵天
等级 大梵天
头衔
身份 管理员
发帖 4065 
精华 9
点券 0 
积分 100135658 
金钱 38135
经验 65642
在线 136天23小时42分
来自
注册 07/5/16 11:15:22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7/2/4 8:50:38
Re:
2楼(TOP)

归依众,梵行四威仪。愿我遍游诸佛土,十方贤圣不相离。永灭世间痴。
  
归依法,法法不思议。愿我六根常寂静,心如宝月映琉璃。了法更无疑。
 
归依佛,弹指越三祗。愿我速登无上觉,还如佛坐道场时。能智又能悲。

三界里,有取总灾危。普愿众生同我愿,能于空有善思惟。三宝共住持。



   阿尔巴尼亚 帅哥
等级:少光天
等级 少光天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7134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63505 
金钱 70810
经验 159095
在线 61天8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12/4 14:15:15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7/5/3 15:43:33
Re:
路过
3楼(TOP)

草原恋合唱团锡盟干盐湖治理协会
 
相关信息 类型: 普通 排序: 普通 状态: 正常 功能:
  快速回复
 Html支持:是
 显示签名
 给楼主发消息通知此帖已回复
表情
更多表情...
回复标题:
插入表情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设计]  [代码] [+]  [-] 
Copyright © 1999-2015 草原恋合唱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44392号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