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恋之家  Flash游戏  风格选择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论坛设施
草原恋合唱团草原之子
   
  主 题:[影视]草原的儿子:孔飞
  草原68 保密
无量净天
等级 无量净天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19324
精华 5
点券 0
积分 171932
金钱 189420
经验 490377
在线 209天7小时33分
来自
注册 2008/5/16 17:41:23
收藏主题 用户信息 发悄悄话 加为好友 发邮件 搜索用户帖子
13/10/7 23:20:55
[影视]草原的儿子:孔飞

草原的儿子:孔飞

顶 楼(TOP)

编辑 删除
   草原68 保密
等级:无量净天
等级 无量净天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19324 
精华 5
点券 0 
积分 171932 
金钱 189420
经验 490377
在线 209天7小时33分
来自
注册 08/5/16 17:41:23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10/7 23:27:33
Re:
(视频文本)

核心提示:1993年1月23日,孔飞离开了他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和人民,离开了他深深热爱的内蒙古大地,后来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孔飞最后的字迹。

凤凰卫视2012年2月25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各位好,欢迎收看《我的中国心》。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一个蒙古族年轻人不愿当亡国奴走出了草原,北平“一·二九”学生运动中他是东北大学纠察队队长,坐过国民党的监狱,为追寻蒙古民族解放的道路他奔赴延安。作为中央社会部情报员,策反蒙疆政府要员,他还积极投身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创建了内蒙古卓索图盟骑兵纵队,领导和指挥了卓索图、昭乌达、锡林郭勒剿匪战斗和敌后游击战,为内蒙古各族人民的翻身解放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他是新中国的开国将军,亲自见证了内蒙古自治区的成立和发展历程,他在文革中遭到了严重的迫害,但他铮铮铁骨,自始至终坚持真理,坚持正义。1978年他被选举委继乌兰夫之后的内蒙古自治区第二任政府主席,他就是孔飞,今天我们将向大家讲述这位开国将军不为人知、艰难、曲折的人生经历。

解说:孔飞1911年出生于内蒙古,科左翼中旗一个蒙古族农民家庭,1929年17岁的孔飞走出家乡考入了沈阳东北大学附中,那时他的理想是当一名工程师,用科学技术振兴国家,可是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学校一片混乱,学生们无法读书,流亡到了北平。一二·九运动中孔飞担任东北大学纠察队的队长,冲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北平当局出动警宪镇压学生并逮捕了大批学生。

阿木兰(孔飞大女儿):当时我父亲是一位东北大学学生纠察队的队长,那就是也是不是最主要的领导,但是也是一个重要的一个成员之一,后来就被那个国民党宪兵队给抓了,当时国民党宪兵队抓的时候还有一个很戏剧性的,就是他们学生都把着大门,宪兵队进不去,就趁着这个学生黑夜睡觉的时候从一个车库里面小窗户把那个铁条锯断,然后从那爬进来这样的话抓了,在东北大学抓了46个人。

解说:在狱中同学们没有屈服,他们商量好无论宪兵如何审问他们都只回答不知道,后来国民党陆续释放了一些学生,最后只剩下24人,孔飞仍在其中。当时担任东北大学校长的张学良也在积极的营救被捕学生。

阿木兰:他就给这个当时的北平宪兵司令写了一个信,就要求他释放这些学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然后东北大学的教务长,最后就自己搞了一个假的声明吧,就是找了一个台阶吧,然后就把这些学生给弄回来了。

解说:这是刚出狱的东大同学,这就是孔飞。孔飞于1936年4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8年孔飞终于来到了延安,他在抗大系统学习马列主义和军事理论课程,听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等领导讲课,他担任学员俱乐部主任,组织办墙报、搞文艺演出、体育活动,深受大家的欢迎。后来调任西北工委民族研究室工作,他还在工作中结识了一位蒙古族姑娘,名字叫云清。云清是内蒙古自治区土默特左旗人,生于1921年,1939年秋被大青山党组织派往延安,在延安民族学院学习。当时孔飞经常到民族学院去讲课,他们渐渐的熟悉起来,云清外貌清秀,当时追求她的人很多。

云曙碧(乌兰夫长女):孔主席和云清接触中间也有人反对,但是最后呢我三姑特别坚定,就认为孔飞这个人非常好,而且对同志也好,对各方面思想意识或者是文化素质什么都很好。

解说:云清的哥哥乌兰夫当时在延安民族学院任教务长,因为他比云清大17岁,所以对妹妹格外的疼爱。在云清正式向他介绍孔飞之前他还对孔飞进行了调查。

云曙碧:云清不是我父亲的妹妹嘛,小妹妹,他认为这个找的对象很好,又是东北人,又是蒙古人,找的对象都很好。

解说:1941年的7月1号,孔飞和云清在延安正式结婚了,从此俩人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共同生活了52年。云清在自己的文集中这样写到,我和孔飞的这五十多年是与中国的革命、内蒙古的成立和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的。1942天秋,孔飞和云清同志受党的派遣到张家口伪蒙疆一带搞地下工作,他们的任务是做伪蒙疆自治政府私报局代理理事韩子宜的工作,让他协助共产党抗日。

阿木兰:乌兰夫尽管就说知道这个工作那么危险,那么险恶,但是他也没阻止说自己的亲妹妹,亲妹夫你们别去了,没有,反而就是告诉他们千万要注意,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工作。

解说:1942年11月,孔飞和云清出发了,通行的还有两个组,分别是段维组和贾振业组。

阿木兰:等他们到这边敌占区以后呢,沿途上本来应该是分开走,但是贾振业就老说他不认识路,我父亲又觉得不认识路万一要是被敌人抓去了也不好,所以就一直在一起同行。

解说:一天夜里,他们途径位于土默特旗的塔布子村,这里是云清的老家,因为情况不明不敢贸然进村,他们就在夜里先去了村边的云寸寸家。

阿木兰:贾振业去了以后呢就说认识这个云存存的儿子,叫云晨光,还有云照光,都在延安民族学院就开始给他们讲他的孩子怎么样,讲的天花坠的。云存存呢,当时你想孩子离开了嘛,那么小就离开了,云照光离开的时候才12岁,当然特别希望能够听到这些事情。

解说:云寸寸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口若悬河向他讲述自己孩子情况的人不久就给他带来了天大的灾难。

云照光(云存村儿子):这家伙到呼市以后就被敌人逮捕了,逮捕就交代,孔飞云清在我家头,塔布子很快带着部队来,结果他们俩走了,他们俩向大青山这边走了,他(们)的任务在张家口,到张家口拿地下电台,去了以后和延安联系,把电台放下把报务员放下,为什么不能一起去?那个地方没有建立据点以前是不能随便带走的,带走暴露。

解说:在张家口期间孔飞一直不厌其烦的做韩子宜的工作,两个月后,韩子宜的思想就开始向孔飞靠近了。8月份孔飞和云清又回到了塔布子村,准备去电台运回张家口,但这次他们没有直接去云存存家,而是去了云清的大姐家。

阿木兰:乌兰夫在1929年回国以后不就一直在搞地下工作嘛,我大姨她是乌兰夫的姐姐嘛,所以就一直协助他在搞地下工作,她就特别有头脑,她就说跟我母亲说你先不能回家,我得先派我的长工马喜到你们那儿村子里边去看一看,看看到底怎么样,结果马喜去了以后呢,也还有几十里的路嘛,回来以后就说不行,不行了不行了,你们家里出事儿了,说是那个一个大个子就是指的贾振业,因为当时大家不知道他叫什么,说大个子到你们家去抓人,把那个你二哥,就我二舅嘛,把云浦抓走了,把这个就是对我妈讲,就是把你的老父亲也打伤了。所以这样的话他们才知道出了事儿了。

解说:孔飞云清得知情况后,认为当务之急就是通知韩子宜尽快转移。

云曙碧:这个叛徒领着日本的宪兵队去村子里边抓孔飞,抓云清,结果没有抓走,就把云照光的父亲,我们叫大爷,他知道这个叛徒,因为孔主席他们一起回来,在我们塔布子住过,就找他,我大爷说我不知道他哪儿去了,我不在不知道,最后问的没有办法了,把我大爷打死了。

解说:敌人在没有抓到孔飞云清后恼羞成怒,还将云清的二哥云浦抓了起来。

阿木兰:就是我二舅被抓了以后,那个日本人就给他灌辣椒水,打啊那折腾啊,最后但是他就是不讲,不讲就说这个妹妹、妹夫哪儿去了。

解说:后来云清的大姐利用私人关系花钱救出了云浦,但是他的整个身体已经被敌人弄垮了。

阿木兰:1948年还是1949年牺牲前照的一张照片,特别特别的消瘦,他的那个肺由于灌那个辣椒水,整个那个肺部都不行了。

解说:孔飞云清找到韩子宜后,他们三人连夜上了大青山,在他们带着韩子宜离开张家口的第三天,日本宪兵队便开始在张家口搜捕他们,还发了通缉令,他们费劲艰辛开辟的地下工作被破坏了,亲人也被打死和致残,每当回想起这段历史,孔飞和云清都感觉非常的痛苦和内疚。

解说:抗日战争胜利后,共产党决定成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乌兰夫被选为自治运动联合会主席,孔飞被派往卓索图盟建立红色政权,并于1946年组建了卓索图盟骑兵纵队,任副司令员,这支部队建立时从上到下都是蒙古族人,个个都是好骑手。

马作舟(卓索图盟纵队见习参谋):都是自己带着马,自己有的家呢,有带着枪,带着武器的,那几乎没有自己的什么宿营地,是个驻地是没有,今天在这住一宿,明天晚上就到别的地方了,天天是转着走。

解说:卓盟纵队组建初期人少枪少,为了扩充力量,1946年9月孔飞带领工作队到敖汉旗整编部队。

李洪涛(卓索图盟纵队第六支队支队长):孔司令员去了以后把我们从那个新惠支队调出来,调出来以后在羊羔子庙整编,就变成卓索图盟骑兵第六支队,把我们这个部队变成这个卓索图盟骑兵第六支队,我任支队长。

解说:敖汉旗的土匪活动非常猖獗,各股武装近千人,常常骚扰百姓。

李洪涛:烧、杀、抢,啥都有,那个对老百姓啊,对老百姓可狠了,那一点不客气,什么坏事都干。

解说:敖汉旗旗长李华亭是一位进步人士,他的儿子是卓盟纵队第六支队的支队长李洪涛,李华亭当时带领区小队配合孔飞的部队在敖汉旗北部打土匪,国民党很想控制他。

李洪涛:他不干,不干以后就打我们家,我们家一个大院,打我们家,这个整个包围起来。

解说:当时李华亭家的卫士和保护他的战时一共才20多人,而包围他家的叛匪有300多人,院子里的战士们顽强抵抗,情况非常危急。

李洪涛:那时候孔司令员他们在白音布统呢,离我们25里地,完了他们听着枪声以后,我一个叔伯弟弟叫萨巴音尔,他给那个谁当警卫员,给孔司令员,他来报告了,他说是马鬃山那个地枪响呢,这样集合部队孔司令员他们集合部队打解围,这么把这个乌日塔打跑了。

解说:这场战斗激发了当地群众对叛匪们的仇恨,一些农牧民青年积极报名参军。1947年春节逐渐壮大的卓盟纵队在孔飞的指挥下又对敖特根白音匪帮进行了一次大扫荡。

李洪涛:大年三十大伙都要过年吧,这三十我们没过年,晚间12点钟我们突然集合部队,过老哈河,打那什庙。

解说:当时土匪们正聚在一起喝酒,完全没有察觉到他们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马作舟:有那个草房子,我们战士们他们喝酒喝得迷的那么样,我们战士从那草房子摸上去以后,他那草房子不结实就掉下去,但是掉到屋子里头抓他们俘虏的时候他们有的还不知道,他们认为开玩笑呢。

解说:敖特根白音匪帮依仗国民党的支持非常狡猾恶毒,孔飞叮嘱战士们一定要小心和谨慎。

李洪涛:回来一个挤牛奶的一个牧民,我们就问他,我说敖特根白音的家在哪儿住?他就指着在什么什么地,这样就把他包围起来了,包围起来以后,就越打往一堆凑,这样子以后呢,他就把他一个喇嘛小子推出来,他就问赵豁子来了吗,赵豁子是我们这儿副支队长,他们过去在一起待过,我们有一个这个战士,说来了他就拿着枪就跑进去了,跑进去他就趴在炕沿底下,这个鲍司令,国民党这个鲍司令,国民党的在那就把他活抓了。

解说:骑兵支队的指战员们在马背上度过了年夜,用胜利迎来了1947年的新春。在之后的战斗中孔飞带领骑兵部队的战士们更加顽强的战斗在第一线,经历了很多危险的时刻。

李洪涛:我们那个部队呢刚到河中心,河沿上的土匪就向我们开枪了,向我们开枪了。

马作舟:但是他冒着敌人这个火力,首先乘马往上冲,冲上沿了以后呢,敌人就是那个样,土匪就是那样,你看你冲上来了他就马上就跑了,所以呢那次大伙那几个战士回来以后说,孔飞都不说往后退,他是带头往前冲,所以把敌人吓的,他那个威武劲把敌人就是吓跑了。

解说:孔飞认为消灭土匪不仅要依靠武力,还要利用土匪不同的心理和地位去招降瓦解他们。

李洪涛:牧区里头呢,必须这个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对动摇者呢争取政治攻心吧,争取对顽固者的坚决消灭这个政策。

解说:这是1947年孔飞在翁牛特左旗给投降的地主发宽大证书。

李洪涛:这样子以后呢我们在那个沙窝里头歼灭敌人这个12股,12股,将近400多个人,活捉6名土匪头子,这是在孔司令员的指挥下做出的成绩吧。

解说:孔飞的妻子云清当时也是在骑兵纵队,战斗的同时还要照顾孩子,遇到危险是经常的事情。

阿木兰:当时我们就是跟着部队走,然后一下子让一个炮弹把那个马车给掀翻了,把我们全给扣到那个马车里边了,当时我那个弟弟还小,才1岁多,我那会儿就是3岁多了,然后就从马的那个蹄子底下爬出来了,爬出来以后反正也没人管我,最后是一个警卫员把我给按在那个战壕里头,也不能叫战壕了,反正是一个沟里头,给我按在那里头了,然后就是活下来了。

解说:在部队没有穿上棉衣的情况下,多数战士经常是在冰天雪地里露营,断粮也是常有的事情。

马作舟:战士在马上下来的时候走不了路,因为啥?他整个下部都冻了不是嘛,人们就好像失去知觉了,走不了那个样子。

巴音图(卓索图盟纵队战士):11月份了还是单衣,下雪,用个手巾把耳朵绑上,披着一个毯子就雪地行军追击。

白振东(卓索图盟纵队战士):就是拿那个泡子里头,水又浑,马也在那里喝水,拉呀尿呀都在那里,就拿那个水煮的小米吃,那个饭就是小米煮的一部分熟了一部分没有熟就那么吃,解决饿的问题。

解说:即使这样,部队仍然思想稳定,斗志高昂。蒙古族有句谚语,草原上的马群雄壮是因为有领头马的带领,这些就是孔飞组建骑兵部队的战士们的照片,他们在草原上剿匪还配合辽沈战役作战。1949年这支部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三师,刘昌任政委,孔飞任师长。

解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孔飞被任命为内蒙古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孔飞为部队的军事训练倾注了大量的心血。1964年,军委主席毛泽东,发出了全军部队学会游泳的号召,在内蒙古这样一个地方,带领骑兵部队去实这样的指示,难度确实很大。

乌尼(卓索图盟纵队供给部会计):在黄河旁边修了好多游泳训练池,练习游泳,训练游泳,那就全团,我那时候就当团政委了,我和团长我们俩一起都训练,参加锻炼游泳。会游泳的小教员啊,游泳的老师,实际都是部队里头的干部,战时也有,班长训练你,他会游泳,训练我们,我们都在那老老实实学游泳。

马作舟(卓索图盟纵见习参谋):下去以后跟他学,我没学会别的,我会学这个蛙泳,他的话啥泳都会,仰泳自由泳,那个蛙泳他都会。

解说:当时骑兵十五团就驻扎在黄河边的磴口,孔飞组织士兵们直接到黄河里练习游泳。

马作舟:他是领着我们下去的,但这个骑兵十五团,到十五团,他首先他没敢把整个骑兵一个团说是你都搞这个游泳训练,他不是,首先呢,拿一个骑兵班做实验,试点。

解说:黄河水面很宽,水流速度也很快,战士们都是北方人,见到水就害怕,年近六十岁的孔飞,亲自在黄河里指导战士们练习。

乌尼:孔司令员去视察部队,到那了,到那去看游泳,现场去看去,看了以后,看着看着司令员就脱衣服了,下水了。大概有半小时左右,练了一阵子上来了,虽然说是夏天,从水里练那一段,连累带游泳训练,还有再凉吧,上来,孔司令员穿好雨衣,警卫员给他披上,站那有点,不哆嗦反正是凉嘛,团的领导和旁边的干部战士围那么多人看,大伙对司令员快60的人,游泳上来,披着雨衣,这个动作给大伙感觉这就叫首长,深入基层,身先士卒。

解说:经过一个月的时间战士们都学会了游泳,孔飞又开始组织大家训练马过河。

马作舟:这个马开始训练不行,马不会,它下河,但是给你游泳,它都不会,但是它有一个天然的东西,你往里牵马的时候,它自然就发觉它,马可以侧,侧走完了蹬着它自然就会游泳了,所以有这个基础了,所以把人先训练好了。完了就这一个班,骑兵班里一个搞这个泅渡啊。

解说:部队武装泅渡时,战士需要带枪、子弹,马还要备着马鞍,这就更难了。因为没有教材和经验,孔飞只能带领战士们不断的训练和尝试。

马作舟:别看我们骑兵部队那么多,但是没有具体过武装泅渡的教材,所以在那上面呢,一边琢磨一边怎么写,完了以后呢,这一班一个过,先少数人过,完了有保护的,比如说是这个马一个人,过去就是他用木船,带着几个人这么看着过去,这个过黄河了,能过黄河,完了以后在这一个人基础上,完了一个小组过,完了一个班过,这都行了,训练到一定程度,这经过半个多月了吧,这样以后都行了,完了这一个连里再普及的。

解说:经过严格训练,十五团的一个连队全体带着枪和装备,拉着马渡过了黄河,这个成绩的取得,相当的不容易。孔飞还亲自组织编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团连下战斗条令,队列条令,为军队革命化、正规化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无数革命老同志蒙受了不白之冤,时任内蒙古军区副司令员的孔飞,也未能幸免。当时,孔飞的大女儿阿木兰,正在北京读大学,她在学校也遭到了同学们的冷落、批判和围攻。

阿木兰(孔飞大女儿):先开始是贴我大舅乌兰夫的这个大字报,紧接着就贴我父亲孔飞的大字报,因为把乌兰夫打成反党叛国,宫廷政变。那宫廷变就是乌兰夫要搞宫廷政变的话,你必须什么有文化大臣、军事大臣,什么这个财政大臣,我父亲是属于军事大臣。

解说:因为孔飞是乌兰夫的妹夫,文革时期,造反派一直求孔飞揭发乌兰夫的罪行,但是孔飞一直坚决的表示,他和乌兰夫都是忠于共产党的。

阿木兰:他就讲,他说你们问我,谁有你那么近的关系,他说确实,我和乌兰夫的关系是很近,但是呢那是亲戚关系,不是就是你们说的那种,什么要反党叛国的,没有。说乌兰夫从来也没给我讲过,或者是他也从来没给我流露过,任何这样的思想。

解说:阿木兰亲眼目睹了父亲接受批斗,令她不解的是每次父亲挨批斗出门之前,都要紧一紧腰带。

阿木兰:每次走之前,我看他就是把那个腰带,因为他们穿的军装嘛,穿的军装外头是一个罩衣,里边是一个棉衣,就把里边那个棉衣拿那个武装带系紧了。我有一次我就问他,我说你为什么要系上啊。他就说了一句话,他说批斗的时候不至于把衣服拽开,少受点罪。那就这一句话就概括了很多很多内容。

解说:1967年11月,孔飞一家被赶出了军区大院,住进了建筑公司工人临时住的工棚。1968年2月孔飞借来相机和妻子、孩子们一起在工棚照了一张照片,这是他们全家人唯一的一张合影。那时孔飞每天都会被拉出去批斗,专案组还经常到他家里调查询问。

马作舟:孔飞司令员耿直就有这个东西,他不是的东西,他就不承认,你给我亏吃,你甚至打我骂我,我都行,但是我不承认的东西,不是我有的东西我就不承认,所以他吃亏多。

阿木兰:脖子上挂的那个黑牌子,就是把那个脖子这个肉都磨出一个硬沟,这个硬沟一直到死都没有消。所以就说,因为当时吧,他们这些人就是给他挂很重的牌子,但是用很细的铁丝,所以那个铁丝,就真是镶到那个脖子那个肉里头去。

解说:1968年2月23日,孔飞被关押起来,家人和他失去了联系,直到1972年,家人才再次有了孔飞的消息,当时他因为得了重病,军区决定送他到253医院治病。

孔五一(孔飞二女儿):那时候我已经当护士了,有一天我就骑自行车下班回家,路上好碰见一个253医院的护士,这个护士因为我印象当中我知道她,我不是小的时候也在那住院什么的,然后她就挥手就这么让我过去,过去她就说,你父亲回来了,昨天到的,得肺癌了,说住在外三科说我们全院开会了,不许告诉你们家人。然后所以当时都傻了嘛,真是当头一棒。

解说:孔五一得知父亲回来后,急切的想见到他,就和妹妹去了253医院。

孔五一:认出他来之后,我也挺高兴的。我们就进去了,叫爸爸。然后呢,他当时看见我,后来他就讲,他说他一点也没认出是我来,那么多年,我也长大了,也变样了。但是我妹妹呢长相特别像他,他看见我妹妹跟在我后头,认出来了,知道是我们家里人来了。

解说:孔飞活着回来对于家人来说,是天大的喜讯。但是,得了肺癌的消息,又让全家陷入了悲哀。

孔五一:但是人家要根据他的体质,那么瘦,而且好多年就营养不良,就把他们当犯人似的,给这么一点点两个馒头当一天,说好多人饿得都不得了。他呢,我估计就是说,营养不良引起的结核病,然后说是可能是肺门淋巴结核,就干脆按结核治吧。来了之后也没有做别的,就是一直按结核治,治了一个疗程之后,他那个肿块就小了,小了大家都高兴了,说真的是结核。

解说:1973年8月,孔飞终于被允许回家修养治疗了,他们的家也从工棚,搬到了呼和浩特赛马场旁边的一个大杂院里。这是刚刚被解放带上领章帽徽的孔飞和云清及儿女的合影,几经磨难和考验,孔飞终于脱离了死亡的威胁,开始了新的生活。

解说:随着四人帮的倒台,经过文革长达十年的磨难,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孔飞,终于恢复了工作。1979年12月内蒙古自治区召开了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这次大会上孔飞同志被选为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

布赫(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落实政策问题,平反冤错假案问题,还有个恢复生产问题,怎么样增进各民族团结,因为文革期间把干部群众,各民族之间的关系闹的很紧张,这时候工作特别繁重。

解说:上任伊始,要做的工作千头万绪。孔飞决定,首先解决文革遗留的问题。1969年,在文革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本属于内蒙古自治区的写行政区域被划分了出去,这严重的伤害了蒙古民族的感情。

阿木兰:内蒙古东部区呢,你像呼伦贝尔盟啊,哲里木盟啊,还有这个赤峰啊,分别划给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然后西部呢,就划给甘肃跟宁夏,就是那个阿拉善盟。所以整个内蒙就剩中间那一块。

解说:文革结束后,内蒙古人民强烈要求把划出去的地方再收回来,当时呼声很高。

阿木兰:包括乌兰夫包括我父亲,一再跟中央要就说这个地方,你必须要还回来。

云曙碧(乌兰夫长女):所以邓小平主席出来说,按毛主席以前批的再划回去,所以这样的话,孔主席他们做工作,就开始了这一段就比较平稳的,回来的也没有闹,比如说吉林省的,也没有说不同意什么,都很顺当的划回来。

解说:1979年7月1日,被分割出去十年的区域划了回来,但是平稳、公平的完成交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阿木兰:计划经济又涉及到这个居民的口粮问题,什么布票问题啊,吃的食用油问题啊,肉的问题啊,这个都是要带着指标走啊。所以就是这些指标,必须也要一起都划整过来,但是有些地方吧,他也不愿意说把这些所有东西都给你,所以这样的话,就要需要协调关系。

解说:在交接过程中,孔飞非常关心具体部门的工作,多次听他们反映问题,提出解决办法。并一再强调要和相关省市搞好关系。当时内蒙经济比较落后,很多省市也给予了有效的帮助。

云曙碧:所以当时就说,说明我们党,对党的民族政策,不论就说其他盟也好,咱们内蒙也好,说是实实在在是按照党中央的民族政策,团结,就是要互相友谊,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解说:恢复内蒙古自治区行政区划,这件载入了内蒙古史册的事件,在孔飞和许多内蒙古人民的努力下,最终得以成就,也为日后内古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孔飞恢复工作后,还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恢复蒙古语的教学和应用,蒙古族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但是在文革时期,蒙古族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会被说成是搞民族分裂,蒙古族孩子不能学,汉族干部也不能学。

舍那木吉拉(原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工作委员会主任):被打内人党的时候,人家说不懂汉语,汉语很不会说的,搞蒙语说的,别说你们那分裂语言,互相之间要讲这话也不让讲。这是一个历史上,少有的这么一种无知的行为,这是一种。

解说:孔飞下了很大的力气,抓蒙古语委员会的工作,在政策和资金上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舍那木吉拉:还有一次我汇报工作的时候,他就说,你们是不是这个问题,是社会上学习蒙文蒙语的问题要抓一抓。我说我们想要抓,这钱还得需要钱,课本,不是一种课本,好几种课本。孔主席你报告,我给你批,我报告了以后批了四十万。那时候给批四十万,那不是那么容易了,我们内蒙是比较穷啊。

解说:孔飞多次主持召开自治区办公会议,专门讨论学习和使用蒙古语的问题。

舍那木吉拉:广播电台的人,他领导也给告诉了,你们要把这个,好好把这个会话节目要办好,的确从那儿以后就开展起来的。

解说:孔飞还派专人到北京制作蒙语学习录音带,自己也会反复的听和学习。

舍那木吉拉:他怎么说呢,这自治区,人家这个我们你看,过去,过去剥削压迫的时代,我们失掉了语言,我们社会主义,我们党的领导下,我们内蒙自治区,现在要大发展,蒙族群众里面也好,汉族干部里头要学习,这两种字都互相通了以后,工作就方便了,这是不止一次的说过。

解说:孔飞在职期间还不失时期的对内蒙古工业和畜牧业产品的深加工,提出了改革方案。内蒙古有着丰富的羊绒原料,但是羊绒分梳设备却比较差,鄂尔多斯政府向孔飞主席汇报,希望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羊绒分梳设备。

肖庆宝(孔飞秘书):那么作为自治区政府主席来讲,就有权决定这个事情做还是不做,我想孔飞主席思想是解放的,先进的东西,国外需要我们也需要,所以说他就大胆的批准引进,把那个先进设备引进来了,很快在鄂尔多斯发挥了效益。

解说:这个项目实现了羊绒的就地增值,也才有了现在世界闻名的鄂尔多斯集团。孔飞对草原对牧民一直有着深厚的感情,恢复工作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改善牧民的生活条件。他常下基层和牧民们聊天,从而真正的了解牧民的疾苦。

肖庆宝:好些牧民冬天还是要住在蒙古包里,在当时那个时候,住在蒙古包地上铺个毡子,完了就直接睡在地上。时间长了的话,很容易生病。孔飞感觉这个问题是当务之急,要很好的解决。所以他就找民委专门批一些钱,找民委落实这个事情,做了很多小的木板床,发到每个蒙古包里头,让牧民晚上睡觉睡到床上,这样和非常寒冷的地就隔开了,生活条件是大大的改善了。

解说:孔飞每次到牧民家里,牧民们都会做手扒肉欢迎他。

肖庆宝:当时也经常跟孔飞主席下基层,那么下了基层以后,下边肯定要招待,要招待,招待咱们内蒙最好的招待,就是吃手扒肉。我吃手扒肉技术也不太好,有时候吃的骨头上还带点肉就不吃了。孔飞看见以后,非常委婉的给我提出来,说你这种吃法呢,牧民看见会很不高兴的。我想就是说,就因为这个牛羊,是牧民辛辛苦苦养起来的,你没有吃得很干净,造成浪费,肯定会不高兴。但是他这样提起来,他这样提出来,就是说我要注意节约,不要一点浪费。说完以后,而且还告诉我,怎么吃才把那个肉能吃干净。

解说:孔飞对工作要求非常严格,但是生活上却非常的简朴。

布赫:在政府党主席那个时候,他的基本上国家(配给)的一些用具,他想尽一切办法节约,他家里书特别多,他别的不讲究,屋里的设备也很少,就爱读书马列著作,什么国家一些重大法制政策的学习,还有经济方面的知识,还有文化教育他的学习兴趣很高,是个学者型的又像个军人又像个学者,还是个政治家,就这一条给人的印象很深,在蒙族干部里面老同志里面,过去很多老干部中,他是属于比较杰出的一个优秀干部。从他参加工作年轻的时候,参加学生运动,抗战时期参加工作以后,到后来几十年,就是勤勤恳恳,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

解说:1983年,孔飞正式辞去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的职务,但是在家里,他仍然每天坚持工作八小时,读书看材料,听秘书汇报工作。1993年1月,因为重感冒,孔飞住进了医院。

肖庆宝:看上去确实是不行了,不行了,身体非常极度虚弱,平常过去去医院看什么什么的,总归还要跟你很好的聊一聊,高高兴兴的跟你聊一聊,那次实际上是已经是没有这个力量了,他就跟我说了三个字,说我累了。确实是累,一直工作很辛苦。

解说:1993年1月23日,孔飞离开了他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和人民,离开了他深深热爱的内蒙古大地,后来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孔飞最后的字迹。

阿木兰:“人生一死,万事休。我为人世留下真骨头,不为后人留下一点假骨头。这就是人的伟大。”就这句话。

解说:黄河岸是孔飞同志生前战斗过工作过的地方,遵照孔飞的遗愿,家人将他的骨灰撒入了黄河,使他回到了他热爱的地方。

曾子墨:这位蒙古民族的儿子,将自己的毕生经历献给了国家,献给了内蒙古,他的伟大来自于他的平凡,更来自于他对内蒙古人民的一片真情。感谢您收看《我的中国心》,下周我们再见。

1楼(TOP)

   秋耘 保密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545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5007 
金钱 5550
经验 16709
在线 7天17小时59分
来自
注册 11/7/24 16:24:26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10/10 10:20:52
Re:
这个节目办得真不错,很深入,可视性强。

谢谢68大哥推荐。
2楼(TOP)

草原恋合唱团草原之子
 
相关信息 类型: 普通 排序: 普通 状态: 正常 功能:
  快速回复
 Html支持:是
 显示签名
 给楼主发消息通知此帖已回复
表情
更多表情...
回复标题:
插入表情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设计]  [代码] [+]  [-] 
Copyright © 1999-2015 草原恋合唱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44392号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