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恋之家  Flash游戏  风格选择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论坛设施
草原恋合唱团跟我学电脑 follow me
   
  主 题:[转帖]《锡盟剿匪最后一战》》(八一军旗:内蒙古骑兵部队战斗回忆)
  白雪之音 女
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429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4912
金钱 5350
经验 18831
在线 9天8小时41分
来自 北京
注册 2012/8/15 21:09:48
收藏主题 用户信息 发悄悄话 加为好友 发邮件 搜索用户帖子
13/10/5 21:10:29
[转帖]《锡盟剿匪最后一战》》(八一军旗:内蒙古骑兵部队战斗回忆)
      满   良 
(原内蒙古骑兵一师二团参谋长)

   一九四九年四月末,我从内蒙古党校学习结业后,返回驻守在锡盟西乌珠穆沁旗王盖庙的内蒙蒙古骑兵一师二团。当时,我任该团参谋长。

   草原的天气,乍暖还寒迫,料峭的西风夹带着雪花,给无垠的草原铺上了一层雪白的锦被。

   返回的路上,我的心情是很激动的。党校六个月的学习,不但用党的方针、政策武装了自己的头脑,而且也了解了全国即将解放的大好形势,浑身增添了无穷的力量。想到党对自己的培养和教育,想到以往和自己并肩战斗的战友们的英勇牺牲,恨不得立刻飞回团部,接受新的战斗任务,在为草原人民除害的斗争中贡献自己的力量。

   到了团部, 团长付金山和政治部主任旺丹同志热情地迎接了我们。我们汇报了学习情况,并急切地询问有什么战斗任务。他们也象我一样,正焦急地等待着上级的命令。可是, 眼看着辽沈战役结束了,平津战役结束了,兄弟部队处处告捷, 而我们却在这里驻守待命,求战心切的全团指战员, 怎么能不心急如火呢?

   正在这时,突然接到了师都从林西发来的命令:胡图凌嘎匪徒一行三百多人仍在锡盟草原为非作歹,命令我团立即出动继续进行围剿追击。

   命令一下达, 就象在干柴上点了一把烈火, 全团干部战士的战斗热情一下子燃烧起来。他们早就盼望能够亲手消灭这个危害草原的土匪头子,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对于胡图凌嘎, 我们是大熟悉了。他原是西乌珠穆沁旗小王爷的老师,平时依仗小王爷的势力,欺压人民, 无恶不作, 牧民们都恨透了他,把他当作罪恶的象征,有的和他同名的人都改了名,牧民生了儿子,再也不给起“胡图凌嘎”这个名字了。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他把小王爷送到国民党占据的张家口,国民党给了他一些武器,他回来后便纠集了一小撮王公贵族、上层喇嘛, 拉起队伍,在开鲁一带抢掠作恶。一九四七年,我人民解放军解放开鲁时,胡图凌嘎曾一度被俘, 经过教育后释放了。后来, 胡匪又纠合了百余人活动于多伦一带, 我军解放多伦时,他再度被俘, 经教育后释放。但是, 胡图凌嘎匪性难改, 为了恢复反动的封建统治,他投靠了国民党反动派。一九四八年十一月, 他窜到宝源、张北一带, 受国民党改编为“蒙边骑兵总队”,胡称“副司令”。此后, 他先后流窜到西苏旗、正兰旗、东阿巴嘎旗、东浩齐特旗、西乌旗等地,截商旅、断交通、烧庙宇、抢马匹,真是杀人放火、无恶不做, 仅我地方干部即被害七十余人。

   我党为解决牧民群众生活而组织的往来于内地和草原之间的贸易机构,也多次遭袭击。农乃庙我驻军一个排, 喇嘛库伦警卫团一个连,哈拉嘎庙驻军一个排, 也先后受到胡匪偷袭。西乌旗古日本宝力格等战斗给我们部队还造成不少伤亡,重武器被抢走,气焰很嚣张。最可恨的是, 一九四八年底,我察盟盟长苏剑啸同志和察盟工委副书记肖诚同志到贝子庙中共锡察巴乌工委汇报工作后,返回察盟的路上, 在沙布日台遭到了胡匪数百人的袭击,虽经英勇作哉,终因寡不敌众, 苏、肖及所率十六余名同志尽数遇难。

   对于胡图凌嘎这个死心塌地依靠国民党的政治土匪, 我人民解放军从一九四八年末到一九四九年春进行了多次追剿, 经过几次战斗, 胡匪受到了重大打击, 损失较大, 重武器和迫击炮均被我缴获。但是, 胡匪凭借熟悉草原地形地势和善于流窜的特点,仍继续和我追剿部队周旋。后来, 被我人民解放军追得狼奔狗突的土匪达布苏喇嘛(西乌旗达布苏庙葛根,八一五后暗中与国民党反动派相勾结, 一九四八年八月组织其全庙喇嘛叛变)。又合入胡图凌嘎部。这样,胡匪人数又达三百余人。

   胡图凌嘎的存在,对于刚刚建立起来的新政权和草原人民生活的安定,都是一个巨大危害。全团指战员早就磨拳擦掌,恨不得一个早上就把这般土匪消灭掉。现在,听到了师部继续追剿的命令,怎么能不群情激奋呢?

   接到命令的当天, 团部在王盖庙召开了联习会议。王盖庙是当时东联旗(东西乌联合旗)旗委所在地。旗委书记苏和、旗长旺钦以及贸易公司的负责同志负责同志都参加了会议。会上,分析了敌情,研究了追剿胡匪的具体方案和物资供应等问题。

   会后,团长和政委向全团交待了任务,并作了战前动员。地方政府在当时物质条件极端困难均情况下, 决定派出色楞(现任锡盟盟长)等两名干部随部队一起行动,负责找向导和做群众工作,并组织了十五辆骆驼车,为部队拉运供给品,特别令人感动的是,他们还把仅有的一点银元给了我们,让我们带在身上, 万不得已时好用。地方同志们的大力支援,更是大大鼓舞了我们的士气。

   五月初,全团三百多人,冒着草原春天刺骨寒风, 从王盖庙出发了。

   部队在茫茫的锡林郭勒大草原上,一面派人四处侦察,一面进行搜索。

   五月的草原, 忽冷忽热, 时雨时雪, 气候多变。从王盖庙出发时,上自团长政委,下到每个战士,都穿的是上一年发的冬装。有时,下起雨雪,旧冬装被淋湿了, 变得沉甸甸的,压得两肩酸痛;夭睛了,太阳一晒, 棉衣裤又变得象个蒸笼, 裹在身上, 又闷又热,一天的行军,人困马乏,战士们多么希望晚间有个舒适的地方,美美地睡一觉啊。可是, 不行。茫茫草原,有时几百里无人炮, 即使遇到一两个蒙古包, 我们也决不能惊扰牧民。因为当时锡盟草原还刚解放不久,群众对党的政策和人民解放军还不十分了解, 加上胡匪的骚扰和反动上层的挑拨,牧民们对我们很戒备,管我们叫“喀喇沁八路”,见到我们, 总是躲躲闪闪。因此,团党委号召指战员们,每到一地,不但要向牧民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和当前全国胜利形势,组织群众控诉土匪的罪行,而且,要坚决遵守群众纪律,绝不侵犯群众一丝一毫的利益。指战员们响应团党委的号召,每到一地, 就宿营在山坡、水泡子旁, 虽然又潮又冷, 冻得上牙打下牙,可战士们没有一个叫苦。有时,我们还帮助群众干些活, 解决他们生活中的困难,草原上缺水少柴,我们就用勒勒车给牧民们拉水, 上坨子给他们拣柴禾牛粪。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坨坡止, 发现几只小羊羔,战去们便抱着这几只羊羔去寻找主人。当丢失了羊羔的牧民看到战士们送回了羊羔, 非常感动,连连表示感谢。

   一连几天的搜索,没有发现敌人踪迹。战士们有些急了。是啊, 兄弟部队频频传来捷报,全国即将胜利解放, 而我们连这么一股土匪都不能早日消灭,战士们的心情怎么能够平静呢?

   有一天,部队到了农乃庙。这里住着我内蒙军区警卫团的一个连,团长是李自勉同志(现任呼和浩特警备区司令员)。他们见我们连日行,人困马乏, 特地宰了一头牛,打了白面烙饼,热情地款待我们。又见我们粮食不多,便从自己的粮食里拨出了一部分给我们,并给我们介绍了土匪的情况。兄弟部队的热情接待, 使全团指战员很受感动。疲劳和急躁顿时消失,又马不停蹄地前进了。

   五月九日, 部队到达额仁戈壁一带。

   每把部队安排在一个山坡前,稍事休息。我和团长、政委上山头观察情况。

   忽然,我们发现对面远处有两个骑马的人驰来。我用望远镜仔细看了一下,见他们都挎着枪, 估计可能是敌人派出的侦察。于是, 团长命令侦察排长高海龙同志做好准备,抓一个俘虏来。

   这时,两名敌人越来越近, 已经离我们只有一百来米了。忽然 , 他们发现了我们,立即拨转马头,向来的方向仓惶逃去。高海龙同志一跃上马,带领三名战士猛追过去, 边追边喊:“缴枪不杀!” 可是,两个家伙不仅不下马投降, 反而猛力加鞭, 没命地逃跑。高排长骑着的是全团有名的黑色儿马,敌人的坐骑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一阵急追, 赶上了一名土匪, 将他拽下马来,缴了他的枪。另一名匪徒仍不停地逃跑。高海龙又重新上马去追,眼看就要追上了,那家伙却扭过头来胡乱地向后射击,高海龙气愤地用冲锋枪一个点射, 结果了他。

   原来,这个被打死的敌人 叫巴特尔沙,是胡匪的一个小头目, 被俘的叫洛布僧, 是巴特尔沙的随从。

   洛布僧被位来了。他吓得浑身直打哆嗦,连喊饶命。我们让他坐下,又给他水喝,向他交待了俘虏政策。他看我们没有杀他的意思, 才稍稍平静下来。

   洛布僧交待说,他们是胡图凌嘎的侦察员,为了解我剿匪部队行动情况被派出来的, 离开胡 匪已经三天了。现在, 胡图凌嘎、达布苏喇嘛匪徒三百一十多人,正赶着一群马, 往东乌来穆沁旗色达勒钦高勒方向去了。

   从俘虏的态度看,不象是说谎;而且,我们分析,色也达勒钦郭勒水草 比较好, 胡匪很有可能往那里流窜。于是, 我们决定向色达勒钦高勒方向追击。战士们听说发现了敌人的踪迹,都高兴地跳了起来。他们是多么盼望着这一天呀 ?

   部队出发了。战士们忘记了几来的疲劳,一个个在马上有说有笑。那时, 天正在下雨,由于没有雨衣,人和马都浇湿了。  战士们开玩笑说“嗬, 老夭爷看咱们一路辛苦, 下点雨水给冲澡了!

   俘虏洛布僧开始怕我们打死他,让他跟着队伍拉骆驼,很害怕,后来,看到我们对他很好,让他和战士们斗一起吃、住,心里才安稳了些, 还主动当我们的向导。消灭胡匪之后,我们让他回家了。临走,他还有些恋恋不舍呢。

   追至色达勒钦高勒,果然在一个水泡边发现了敌人住宿的痕迹:吃剩的牛头、羊骨头、做饭残留的灶灰,河边草滩上散乱的马蹄印。但是,由于刚刚下过雨, 很难判定是什么时候离去的。我从被马蹄踏断的青草又复坐后的嫩芽看, 估计胡匪离去不过两三天。

   当夜,我们就水草过了一宿,第二夭夭刚亮,就寻着敌人的 马蹄印继续向前搜寻。

   一天,我们来到一个草窝棚跟前,窝棚外边晾晒着许多旱獭肉,窝棚里却没有人,奇怪,人哪里去了呢?从各种迹象判断,窝棚的主人可能被土匪抓走了。

    一大片晾晒好的旱獭肉,足足 够我们全团战士美美地吃一顿,这对连日行军 , 饥渴交加的战士来说,是具有多么大的诱惑力啊!可是,想到这是群众的东西,想到我军铁的纪律,战士们一块也没有动, 继续前进了。

    追到东乌旗得勒哈达,发现了几家蒙古包。牧民们见了我们,纷纷哭着告诉我们,胡匪前一天把这里洗劫一空后,离开这里跑了。

    牧民们的控诉,敌人的暴行,激怒了战士们,他们纷纷要求立即追击。我们考虑战士们连夜奔波,已经很累了,为了让战士和马匹恢复一下体力, 决定就地休息两小时。我们用地方政府 给的银元买了五只羊,煮了煮,半生半熟地吃了下去。

    休息后,又继续搜寻。这时,夭已经黑了,敌人的马蹄印看不清了。我们决定就地宿营, 等 待天亮。疲劳了的战士们,刚一下马,身子一挨地, 就呼呼睡着,有的 战士梦里还在喊:“活捉胡匪!”“缴枪不杀!”我看着战击们的样子, 心里很激动:有这样好的战土,胡图凌嘎何愁不能消灭?

    第二夭夭亮后,敌人的马蹄印又清晰了。我们跟踪前进,走了约二十多里,到达 了一个叫特力木的地方,越过一 道小山丘,见前面有几个蒙古包,有两三个人走出蒙古包, 跃马向三湾处驰去。山湾处,有几缕炊烟,山沟里,一群马正在吃草。

    啊,胡匪! 看样子正在做早饭。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们会这么快追上他们。

    团长命令部机立即追上去。战士们挥舞战刀,纵马疾驰,向敌人冲去。这时,敌人也发现了我们, 他们慌忙扔下炊具,奔向马匹 , 有的占领有利地形,向我们还击。我们冒着敌人的子弹一直向前冲。胡图凌嘎一看我们来势很猛, 便又使出他惯用的“化整 为零”的战术,分成小股逃去。

    正当敌人象潮水一 般向 后退去时, 忽然有两个人徒步向我们的方向跑来,边跑边挥手。敌人久却向这两个人连连射击,到了跟前, 才看清楚是两个老乡。一问, 原来他们就是在农乃庙附近打旱獭的人。他们被胡匪抓去后, 一直被裹挟着。这次,他们乘乱逃出来,其中一个被敌人的子弹打中了手臂。我扪问明了情况,给那个受伤的包扎好,然后给了他们一些吃的和一峰骆驼,让他们回去了。他俩感动得流下泪水。

  敌人的马经过休整, 跑得很快,而我们的战马由于长途行军,加上刚才一阵猛冲,都已累得口吐白沫,嘘嘘直喘。敌人扔下节了四五百匹马和二十多峰骆驼,两门迫击炮,一挺重机枪, 向深山里逃去了。

    后来,我仰顺着敌人逃走的方向紧追,在横力格沙漠追上了敌人。可是,狡猾的敌人一碰上我们,就又分成小股逃散了。那几天, 正好又下了一场大雨,雨水把敌人的马 蹄印也冲洗掉了。我们又搜寻了几天,一直未找到敌人的踪迹。

    部队来到喇嘛库伦进有休整。

    在喇嘛库伦,召开了团党委会议,研究和分析了敌情,认为:胡图凌嘎匪徒经过我几次打击后,部分被消灭,部分已逃散,所剩骨干分子则会采取分散——集守,集中—— 分散的办法, 神出鬼没地和我们兜圈子,由于特力木战,他们的大部分马匹被我们缴获,他们还会去抢马,这样,总会留下踪迹,但敌人吃已知我二、三团在东西乌跟踪 , 不会再向东,很可能向挨近边境的东乌和阿巴嘎旗北部逃窜; 我团从王盖庙出发时所带的粮食已不多了,供应又一时上不来,全团人马行动,势必造成一定的困难。因此, 团党委决定, 以一个连加上驻守喇嘛库伦的警卫连一个排组成一个加强连,继续追剿敌人,其余连队留喇嘛库伦休整, 等待补充。

    这时,各连战士听到要组织加强连的消息, 都纷纷要求担任这次继续追剿的光荣任务。战士们磨班长、排长, 班排长们又整天跟在连长后边, 要求连长到团首长那里请求任务。团党委看到战士们求战的热情, 非常感动。我们仔细地分析了各连的情况,感到二连在几次战斗中人员伤亡较大, 装备也差一些;三连是重火器连, 不便于快速流动作战;只有一连比较合适, 因为他们的装备和马匹比较齐全。于是,决定把任务交给一连,我和师参谋长李天宇同志跟随行动,指挥战斗。

    五月二十八日, 进行了战前动员。团政委传达了大军过江后节节胜利的消息,他说:“同志们, 胡图凌嘎匪徒已经成了丧家之犬, 现在,他们只有三百多人,而且,重武器已被我全部缴获。我们一定要响应内蒙党委‘克服一切困难,消灭胡图凌嘎’的号召,发扬不怕痰劳、敢打敢拼的精神, 胜利完成剿匪任务。

    指战员们听了团党委的动员,情绪十分高涨。会后,他们刷洗战马,擦拭枪枝,紧张地做着一切准备,等待着出发的命令。

    五月二十九连, 全连一百三十多人,用几辆骆驼拉的勒勒车, 载着大约够十几天吃的炒米、小米和食盐,向北直插沙麦。因为沙麦地形比较复杂,有山地、有沙漠, 还有小河、泉水, 而且靠近边境, 敌人很可能在那里抢掠马匹,进行骚扰。

    可是,经过几天行军搜索,没有发现敌人食宿的痕迹,沿沙麦向西中蒙边界搜寻,也没有发现敌人的踪影。

    奇怪,敌人哪里去了呢?

    这时,接二连三地又出了几件事:先是有几匹马掉了队,影响了行军的速度;后来,有一次,指战员们渴急了,喝了碱水泡子的水, 拉开了肚子,许多战士疼痛难忍,而为了保存战马的肉体力一旦遭遇敌人便能立即发起冲锋又不得不牵着马,徒步行军。这样, 行军的速度就大大减慢了。

    一天,来到了喇嘛库伦西北的善图宝力格, 我们决定在这里稍事休息。

    这一天, 雨过天晴,万里无云,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指战员们散开在坨坡上,有的趁阳光充足,晒晾被雨水浇湿的棉衣,有的为了节约粮食,挖来才哈拉盖 (一种野菜〉、放了点盐,由山沟里拣来干树枝,用饭盒煮熟就着野葱吃起来,哨兵站在不远处的山岗上,警惕地向四周眺望。

    我和师参谋长、色楞同志及连队干部坐在一起,正在研究敌情和以后行动方案时,忽然,哨兵跑来报告,说正北方向有一个地方在冒烟。我们创立即登上一个高坡,用望远镜一看,果然看见远处有一团淡淡呐烟雾在浮动。我们把向导找来问:

   “那是什么地方?”

    向导说:“那里叫布列恩高勒,(现为东乌旗嘎达布其边防站管辖区),有一条小河,还有泉水。”“有人家吗?”

   “没有,从来没见那里有过蒙古包。”

    既然没有人家, 怎么会有烟?前一天晚上又刚刚下过雨, 根本没有起荒火的可能。肯定是敌人在那里了。

   怎么办?我们立即进行了研究。

   根据所处地形,敌我之间相隔有四、五十里,而且,中间有一段平坦的开阔边带。如果马上前进,那么,敌人很快会发现我们 , 就会立即逃跑。因此,决定白天休息,注意观察敌人动静;到了晚上,夜行军接近敌人,然后, 在黎明时向敌人发起突然袭击。

    决定后, 我们把连长、指导员找来。

   “告诉同志们,要继续休息,照料好马匹,天黑之前再饱饱吃一顿饭, 然后进行夜行军。”

    连长、指导员回去后,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大家, 从睡梦中醒来的战士们听说发现了敌人, 都兴奋异常。他们忘却了疲劳, 纷纷擦拭枪枝, 整理鞍具, 等待着天黑的到来。 

    夜幕降临了。草原被笼罩在淡淡的暮色之中。

    全连一百二十多人,趁着夜色,象一把利剑,直向布列恩高勒插去为了保存马的体力, 战士们都牵着马,徒步行走, 静静的草原上, 发出脚步和马蹄踏在松软的草地上的嚓嚓声。

    接近敌人时,我们停止了前进,等待着天亮后向敌人发起进攻。可是,天亮之后, 发现被敌已无影无踪,只留下前一天吃剩下的羊头和马下水, 以及践踏得一片狼籍的小草地。显然, 狡猾的敌人又逃走了。

    我和连长查看了一下敌人宿营地的周围,发现东北方向上,有一条被杂乱的马蹄践踏过的小路, 而且, 残留的马粪还没太干,有的地方的火还没有灭, 看来,敌人并没有走多远。

    我们把这一情况向师参谋长作了汇报,又把向导找来,讯问附近还有没有泉水和河流。向导说, 离这里三十里处有股泉水, 叫巴拉尔善图 ,挨近中蒙边界。我们分析, 敌人很可能在那里。于是,命令部队整理好鞍具, 人和马都喝足了水, 然后,上马沿着敌人的马蹄印向巴拉尔善图方向追去。

    接近巴拉尔善图后,我们把队伍隐蔽在一座小山下,我和师参谋长带领连长、指导员上山观察, 发现敌人果然在那里。几顶破旧帐篷周圆,七 零八落地散坐着好几百人, 马匹都戴着鞍具, 在不远处吃草, 只有一个哨兵, 象一只断了腿的狼,蹲在一块高地上放哨。

    凶狠的野兽终于被猎人追上了。

    经过短暂的部署,我们立即下达命令,分兵三路, 由师参谋长带领配属的一个排从右边包抄;胡连长带领一连的一排从敌左边进攻,我和鄂指导员带率二、三排从正面向敌人发起冲击。

    刚刚部署好,敌人的哨兵便发现了我们。他们乱成一团 ,唔哇叫喊着奔向自己的马匹,在匪首胡图凌嘎的指挥下,妄图做最后的拼死抵抗。早已怒火满腔的我骑兵战士,挥舞着雪亮的战刀,跃马向敌人冲去。这时,一部分敌人见我们来势凶猛,便且战且退,顺着一条小山沟向北逃去,一部分敌人则占据了附近的一个小山头,向我们猛烈还击。我们乘马急冲,风在耳边呼呼响,子弹呼啸着落在身前马后,我们管不了许多,消灭胡图凌嘎,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为草原人民除害,化作一股无穷的力量,鼓舞着我们向前冲,向前冲!

    忽然,一颗子弹落在地上,又跳起来碰在我的马蹄上,马一惊,向左一跳,差点把我甩下去,我急忙稳住了身子,继续带领战士们,冒着敌人的枪弹冲去。

    这时,指导员鄂玉良在乘马冲锋中不幸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当即壮烈牺牲。战士们见指导员牺牲了,个个怒火万丈,他们高呼着:“为指导员报仇 !活捉胡图凌嘎!”的口号,向敌人冲去。

    眼看就要冲到敌人眼前了,狡猾的敌人扔下伤病员和东西又逃向了另一个山头,继续抵抗。我们尾随不放,没有来得及逃走的敌人被我们一枪一个达下马来。

    敌人又占据了一个叫喇嘛海敖包的小山包。这座山包除一堆石头敖包外,全是卧牛式的露地岩,敌人凭借着这个有利地形,向我们猛烈射击。胡连长通讯员孝兴嘎同志受了伤倒下来,但他又跳上马继续追击敌人。接近敌人时,我们下了战马,徒步冲锋,机枪手银宝山的轻机枪压住了敌人的火力,我左右两侧的两个排眼看就要包抄过去,形成一个包围圈了。敌人一看不妙,便慌忙丢下阵地,向北溃逃。

    继续追击了整整三十里,我们的战马和人已经汗水淋淋了。可是敌人就在眼前,怎么能放跑他们? 战士们不顾疲劳,猛催坐骑,一口气占领了四个山头。敌人见我们紧追不放,为了挽回败局,便组织力量,向我一排占领的山头发起了反冲锋。胡连长带领几个战士,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这时候 , 我带领二、三排攻了上去,机枪班长那顺德力格尔同志右胳臂被打断,仍坚持指挥机枪射击。我们的机枪吐着火舌,把敌人撵下了山。

    敌人溃逃了, 我们又乘胜追击。

    山下是一片起伏不平的开阔地带,中间有一条小河, 敌人的马匹见了小河,都纷纷跳下去喝水。任他们怎么猛催 , 就是不走,顿时一片混乱。这时,我们一、二排和配的一个排从正面从正面和右面攻了下去,一排从左面冲向敌人,友军也从北面截断了胡匪的去路。这样,敌人已处在我四面包围之中,被压缩在一片开阔地带的小河中。不管胡图凌嘎怎样狂呼乱叫,妄图拼死抵抗,他却完全失去控制。匪徒们在我沉重打击下,乱成一团,除死伤者外,都纷纷扔下枪支,举手投降,乖乖地做了附俘虏。

    经过四个小时的激战,战斗胜利结束。胡图凌嘎、达不苏喇嘛、贡嘎成、斯布景格等匪首以下三百一十二人(其中有三名女匪),除一名惯匪额木合乘乱溜掉、七名被击毙外,其余全被生擒。同时,还缴获了轻机枪三挺,掷弹筒两个,步马枪一百五十一支,手枪十支,还有骆驼、马匹、弹药、勒勒车等其他物资。

    危害草原多年的胡图凌嘎匪徒,终于在我人民骑兵的打击下覆灭了。胡图凌嘎的被消灭,清除了锡盟草原上的匪患,为锡盟人民除了一大祸害。以后,我们每到一地,牧民群众热烈地欢迎我们,管我们叫“玛奈八路”(我们的八路)了。


 说明:此回忆写于30年前,文中人物都已去世。
---此帖由白雪之音在2013-10-5 21:24:00编辑
---此帖由白雪之音在2013-10-6 11:20:42编辑
顶 楼(TOP)

天涯共此时
编辑 删除
   网傻 保密
等级:兜率天
等级 兜率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25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2422 
金钱 2650
经验 5471
在线 1天23小时1分
来自
注册 08/1/26 8:29:05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10/6 4:52:08
Re:
谢谢白雪的转帖,了解胡图林噶土匪的来龙去脉和剿灭的过程。我公社大队有一位牧民曾是胡图林噶土匪(被抓去当的土匪),文革时被关押,当时语言交流不畅,未能详细了解其情。
1楼(TOP)

   网傻 保密
等级:兜率天
等级 兜率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25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2422 
金钱 2650
经验 5471
在线 1天23小时1分
来自
注册 08/1/26 8:29:05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10/6 4:54:58
Re:
小声问一问,你的父辈不会是解放军的草原骑兵吧?如果是,应该好好写写他们的回忆。
2楼(TOP)

   白雪之音 美女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429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4912 
金钱 5350
经验 18831
在线 9天8小时41分
来自 北京
注册 12/8/15 21:09:48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10/6 11:29:30
Re:

引用 网傻 在 2013-10-6 4:52:08 时发表的内容:
谢谢白雪的转帖,了解胡图林噶土匪的来龙去脉和剿灭的过程。我公社大队有一位牧民曾是胡图林噶土匪(被抓去当的土匪),文革时被关押,当时语言交流不畅,未能详细了解其情。
   谢谢网傻关注。
  “牧民曾是胡图林噶土匪”的情况,找不到文字记载,挺可惜的。
   文中提到一些地名,不知道知青们是否去过那里?

3楼(TOP)

天涯共此时
   白雪之音 美女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429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4912 
金钱 5350
经验 18831
在线 9天8小时41分
来自 北京
注册 12/8/15 21:09:48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10/6 11:40:51
Re:

引用 网傻 在 2013-10-6 4:54:58 时发表的内容:
小声问一问,你的父辈是解放军的草原骑兵吧?

yes!
shi de。shi bu dui da yuan de.

如果是,应该好好写写他们的回忆。
   内蒙古骑兵的回忆录已经出版了很多,况且,父辈们绝大多数已经去世,在世的很少了。
   我曾经写过草原骑兵的电影剧本和电视连续剧剧本,但由于本人水平不高,又无资金,所以,搁浅了。



4楼(TOP)

天涯共此时
   草原68 保密
等级:无量净天
等级 无量净天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19324 
精华 5
点券 0 
积分 171932 
金钱 189420
经验 490327
在线 209天6小时43分
来自
注册 08/5/16 17:41:23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11/9 20:05:27
Re:
锡盟匪首胡图凌嘎被歼记
2009年11月11日
内蒙古晨报

    辽沈战役后,国民党策动叛匪额仁沁道尔吉和胡图凌嘎在张家口建立了“蒙边骑兵总队”。胡图凌嘎为锡盟西乌珠穆沁旗人,日伪时期任锡盟盟长,为非作歹,蹂躏百姓,牧民十分憎恨他,与他同名的人也更改了自己的名字。

  阿巴嘎旗沙布日台血案就是胡图凌嘎干的,前去贝子庙开会的中共察哈尔盟工委代理书记肖诚、盟长苏剑啸等18名领导干部在返回途中遇难。他还袭击了农乃庙兵站,杀害了内蒙古骑兵第四师参谋长敖门达赉,围攻了喇嘛库伦和盐池的盐务局,抢劫了彦吉嘎庙和王盖庙的贸易公司,还准备攻打贝子庙。

  为了剿灭锡察草原上的匪徒,巩固解放区和新生的人民政权,由内蒙古人民解放军副司令员王再天主持,成立了临时剿匪指挥部,王再天任司令员,锡察巴乌工委书记奎璧任政委,包明德任参谋长,指挥骑兵一师、三师、十六师和警卫团,分别在锡盟、察盟和昭盟展开大规模的剿匪斗争。

  哈拉嘎庙保卫战

  剿匪部队在贝子庙以北霍日其格追击一股土匪,经过激烈战斗,缴获1000多匹马、20多峰骆驼以及土匪军械修理所的全部设备,残匪逃窜。

  1949年元旦,内蒙古骑兵一师三团又在东乌珠穆沁旗沙麦地区包围了一股胡匪,共消灭胡匪300余人。胡图凌嘎凭借对草原地势的熟悉,继续为非作歹。1949年5月17日,内蒙古军区下达命令:“集中力量,在短时间内消灭胡图凌嘎股匪。”

  1949年4月26日凌晨3点左右,一伙近400人的匪徒悄悄潜入西乌珠穆沁旗,包围哈拉嘎庙。

  随着匪徒马匹的声响渐渐逼近,驻守在寺庙的哨兵迅速鸣枪报警。匪徒们来势凶猛,目标明确,立刻在哈拉嘎庙附近抢占有利地形。而纠结这帮土匪夜袭哈拉嘎庙的,就是当年锡察草原上最大的匪帮头目——胡图凌嘎。

  哈拉嘎庙是当时锡察草原除贝子庙以外的第二个大庙。整个庙宇占地三四里。为什么匪徒要选择这个地方进行偷袭呢?原来这里是锡林郭勒东部三旗联合政府所在地,以联合旗工委书记、旗长为首的地方干部就在这里开展工作。内蒙古骑兵一师二团三连一排排长金琳、副排长额尔敦敖其尔指挥全排战士39人,与旗工委书记苏和、副盟长兼旗长旺钦带领旗武装人员10多名,配有轻机枪3挺、冲锋枪1支,分别占领大殿和北山两个制高点,形成由机枪控制东、西、南三面的火力网。

  全歼胡匪

  26日,胡匪被一排的战斗部署所迷惑,无目标地东窜西跑。经过10多个小时的战斗,胡匪改为重点进攻,把目标锁定在大庙以东的团指挥部和旗府所在地。

  战斗更加激烈了,副排长额尔敦敖其尔身负重伤坚持指挥战斗。扎斯来战斗小组与敌厮杀,最后剩下3名战士用身躯抗击敌人的进攻,全部壮烈牺牲。班长龙子捡起敌人投过来的冒着硝烟的手榴弹,“还给”敌人,炸死冲在前面的匪徒数人。随后敌人又以前面几十个、后面百十个的队形冲了过来。银山战斗小组面对冲过来的敌人,银山急中生智大喊一声:“把机枪集中起来,大家一齐打!”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使匪徒们停止了进攻。银山战斗小组和邻近战友们同时向匪徒开火,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胡匪在全面和重点进攻遭到失败后,放火将大殿烧着。第二天中午,附近牧民看到心中的圣庙就这样被这伙穷凶极恶的匪徒焚烧了的时候,一位名叫吉日嘎拉的牧民骑马疾驰到六十华里之外的团部报告了战情。

  当时内蒙古骑兵一师二团团长富金山说,“今天就是剩一个人,哈拉嘎庙也必须解放。”并率主力赶来,一排和全团战士乘势里应外合,内外夹击,很快打败胡匪。报信的牧民也挥舞着套马杆,加入了追击部队的行列。

  战斗整整持续了两天两夜,这次战斗共毙伤敌48人、俘28人,缴获迫击炮2门、重机枪1挺、步枪13支、马214匹、马鞍子50盘。

  1949年5月17日,内蒙古军区命令骑兵一师3个团全部开赴锡察草原,集中力量全歼胡图凌嘎残匪。

  6月6日,胡图凌嘎束手就擒,其他大小匪徒头目全部被俘。此战毙敌7人、俘304人,缴获轻机枪3挺、掷弹筒2具、步马枪150支、手枪10支、马400多匹。经内蒙古军区批准,胡图凌嘎被自治区公安厅判处死刑。 本报记者 张昊文

  (感谢内蒙古党委党史研究室提供相关资料)

5楼(TOP)

草原恋合唱团跟我学电脑 follow me
 
相关信息 类型: 普通 排序: 普通 状态: 正常 功能:
  快速回复
 Html支持:是
 显示签名
 给楼主发消息通知此帖已回复
表情
更多表情...
回复标题:
插入表情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设计]  [代码] [+]  [-] 
Copyright © 1999-2015 草原恋合唱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44392号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