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恋之家  Flash游戏  风格选择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论坛设施
草原恋合唱团跟我学电脑 follow me
   
  主 题:[转帖]《铁骑纵横在草原上》(八一军旗:内蒙古骑兵部队战斗回忆)
  白雪之音 女
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429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4912
金钱 5350
经验 18831
在线 9天8小时41分
来自 北京
注册 2012/8/15 21:09:48
收藏主题 用户信息 发悄悄话 加为好友 发邮件 搜索用户帖子
13/8/24 14:04:24
[转帖]《铁骑纵横在草原上》(八一军旗:内蒙古骑兵部队战斗回忆)


       
—在西乌珠穆沁旗奔袭土匪排哨

               
                  
巴图阿斯朗

(原内蒙古骑兵第一师师直属侦察连)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东北全境解放。我军主力向华北挺进,敌见我雄兵云集,精神受到震撼,士气全堕。残敌败兵,漏网之鱼,乌合之众,不敢与我作战。故蒋匪军为避我锋芒,乱闯乱退;土匪日暮途穷,乱逃乱窜。主子和奴才都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谁也顾不了谁的一片混乱局面。

   此时,从辽西战场上狠狈溃逃的蒋匪军骑兵旅残部四百余人,震慑于我军各部分进合击的强大声威,感到云乱风紧,暴雨必来,自己走投无路,但又妄想凭借偏僻边沿地区与我周旋,苟知残喘。因此,他们直向偏僻边沿地区狼狈逃窜。据此,我内蒙古骑兵第一师奉命立即由彰武出发,直追这股匪军。部队日夜兼程前进,渴了喝几口泉水,饿了,吞把炒豆,从各级领导干部到每个战士,只有一个目标,一个方向,追声!追击!不让逃窜的敌人有喘息的余地,更不让敌人有残害牧民和抢杀牲畜的空隙。我们经过林东、大板,到达林西时,军区来电告知, 由辽西逃窜的蒋匪军骑兵旅残部,全部向西北逃窜。故令我师要歼灭在锡林郭勒盟与昭乌达盟邻接地的几股武装土匪。保护锡盟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和保证当地地方工作的开展。

    我师立即派一个骑兵团进驻锡林郭勒盟东西乌珠穆沁旗,侦察匪情,搜剿土匪。同时,控制重点庙宇,保证党政机关和交通要道的安全。

    师部与部队驻在林西、经棚整训。

    当时,匪情是在锡盟东西乌珠穆沁旗和昭乌达盟北部地带,武装土匪主要有两股,即一股是以胡图凌嘎、达布苏喇嘛为首的约有四百余人,活动在西乌珠穆沁旗, 另一股是以巴特尔沙为首, 约有几十人,活动在东乌珠穆沁旗。其它还有几股零散土匪,每股仅有几十人。这些股匪是彼此呼应, 有死灰复燃之势。特别是混世魔王胡图凌嘎积极策应国民党活动, 企图在偏僻边沿地区留下他们的反动的武装阴谋, 于此,胡图凌嘎在张家口解放前夕,即得到驻张家口、多伦之蒋匪军的赏识,特地去张家口与 一0五军头目相会见,并赏给他两门迫击炮和武器、弹药。从此, 胡图凌嘎把蒋匪军认贼作父。声称是国民党的“蒙边剿匪总司令部”。自从张家口回来之后,自封司令,得意忘形,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妄想一举把我盟的党政干部赶走、杀光。胡图凌嘎对封建上层说:“我是保护王公贵族的”,对上层喇嘛说:“我是保卫宗教的”, 他以“一身兼二任”为荣,打旗号,拉队伍,增添他们的匪徒。反动上层喇嘛几乎都和胡匪有暗中勾结,把喇嘛作为招纳匪徒,搞情报的据点。这股武装土匪是以封建贵族和反动上层喇嘛为骨干, 搜罗了由东部逃窜的惯匪额仁钦残部作先锋, 并欺骗威胁部分不明真象、误入歧途的群众参加,组织了一支带有地方性的反动武装土匪。他们隐藏活动在边缘、接合部地区, 走僻偏小路,住荒山僻野。在战斗手段上采取避实击虚,避强击弱,多路窜扰,速来速去,抓一把就去等手段, 来达到其政治破坏的目的。他们捕杀我地方工作人员, 而且手段是十分残酷的,如火烧、刀劈、斧砍等。同时把牧民赖以为生之牛羊、骆驼赶走宰杀, 特别是把马匹成群赶去。胡匪每经一地,任意掠夺财物,强奸妇女,拦截商旅,无所不为。本来我们锡林郭勒草原是风光明丽,碧草如茵,“人杰地灵”,因之高歌之声,遍地可闻,可是,现在却在蒋匪帮的唆使下土匪遍地,地方风气大丧。

    我师清剿胡匪是为了彻底粉碎国民党企图在我边沿地区留下其反动武装阴谋的一场斗争,是人民解放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九四九年二月份, 为了清剿土匪作战的需要,应立即掌握好匪惰。就此, 师首长令我率领师直属侦察连, 进驻锡盟西乌珠穆沁旗迪彦庙。当时,我是师侦察科付科长。

   迪彦庙座落在西乌珠穆沁旗东南部。该庙胡图凌嘎窜拢的行经之路。在西北六十余里路还有一座高力罕山,地形复杂, 有茂盛的树林,浓密的灌木丛和一人多高的野草。山区周围是一片草原和丘陵相间的宽阔地带,西有一条高力罕河。其可谓倚山傍水,进退自如的较好的兵家屯聚之所。同时,这一带胡匪的社会基础较深,于是,胡匪在情况紧张时,常常逃到这里躲避。

   我们进驻迪彦庙后,首先与该庙周围居住的牧民群众广泛接触,向他们宣传党的各项政策,揭穿胡匪的反动本质,以及我军清剿胡匪的决心。由于胡匪的造谣胁逼,群众不敢接近我们,更不敢反映情况。为此, 我们采取了白天组织小分队,在胡匪经常出没的荒山僻野进行侦察搜索,对搜索中发现的各种痕迹立即进行鉴别,继而扩大线索。并在判断征候和鉴别痕迹时,结合敌人的活动规律和地形条件,去研究分析为什么会在这个地形上有这种征候和痕迹,把它一一判断,以及询问牧民。如发现马蹄的顺序, 判断土匪的去向,从对野草的践踏程度,架锅做饭的火堆数,判断土匪的大约人数,以及发现有马粪等痕迹判断土匪离去的大约时间。我们通过对各种痕迹的鉴别判断,虽然没有找到土匪,但它提供了土匪活动的一般规律和特点。同时,我们把这些痕迹通过个别询问等方法,进一步证实了我们的分析和判断,较好掌握了胡匪逃窜此地的日期、人数以及企图等情况。

    夜间组织了短小精干的小分队,到偏僻分散的居民点,而且匪属居住较多地区,实施侦察搜索。方法上多处放套子, 四面轰兔或一处设伏,多处搜索等办法。其具体作法是:先在主要地段上派出小组隐蔽下来, 再进行搜索,有时,先派出小组, 在匪属家周围设付, 后到匪属家附近的家里喊话,叫人问路, 找人带路等办法,总之这些办法都是为了轰兔上套的目的。我们虽然想了很多办法, 但效果不大;据此, 我们组织干部个别访问了土匪的欺凌和侮辱,有苦难言的牧民, 以及那些牲畜被抢走, 无可奈何加入匪伙的匪属。经过访问后我们获得了很重要的情报。

   在我们访问中, 牧民和匪属反映:为什么你们来之后,牧民群众关门闭户,不见人影呢?而人们离你们站得远远的不敢接近你们呢?这是胡图凌嘎之匪的造谣胁逼群众的结果。他们又说,胡图凌嘎的人到处都有,哪个是土匪,哪个是牧民你们是分不清的,再说胡匪的报复随时临头呀!所以, 饱受荼毒的牧民,虽然满腹仇恨, 满腔愤怒,但仍不敢抬头,连胡图凌嘎之匪,都不敢说是土匪。牧民和我们说话,也四面观望,怕被奸细看到。看来,牧民们不见胡图凌嘎死尸, 他们是什么都不敢动、不敢说的。胡匪对我们靠近的牧民横加迫害。并给牧民规定,不准去坝前探亲访友与汉族来往,妄图断绝我军情报来源。在访问中也得到消息说,胡匪经常派出人员,搜集情况,他们白天嘹望监视我军,夜间派坐探窥视我军。就此, 我军由林东,林西出发,刚刚路过大坝(指锡盟、昭盟交接的大兴安岭支脉)就很快传出:由大坝南过来多少部队,有多少车辆,拉了些什么东西等,使我军在军事行动上非常被动。故我们为了争取军事上的主动, 并保障全部进剿土匪的军事行动的必要,必须把胡匪的耳目挖掉。这是我们和胡匪的特务、奸细的一场激烈的斗争, 就此于一九四九年三月下旬师部向各驻剿部队命令,要严密控制各驻军庙宇,并盘查经常出没在喇嘛庙里的行迹可疑人员,如发现土匪的零星人员,立即追捕并送师侦察科审查。一时身份搞不清的可交当地工作组审查,不能轻易处理。对与胡匪有勾结或通风报信的分子亦可采取密捕审查的方法进行。

    师部命令下达后,我驻西乌珠穆沁旗候头庙骑兵二团的一个连,有一天岗哨发现一个行迹可疑的人, 这人骑着白马, 速度挺快, 慌慌张张进了喇嘛庙。岗哨立即向连队报告,连长随即派人跟踪时却找不见了,不知进了哪个喇嘛的家里。为了严密监视和审查这个可疑人员的下落又增加了岗哨。当天下午太阳贴进西山的时候,我岗哨发现一个女人由庙里骑着马向外去, 她用毛巾包着头,探头缩脑,走得较慢, 可是,刚刚走础庙后, 就如鞭飞驰,这时,我们预先准备的三个战土, 跃身上马直追,逼进细看,她和貌不象女人,问她也不答话。我们的战士扯去其头巾一看,是戴着皮帽, 外面包着白巾,原来是个男人,是上午窜来的那个可疑人。他自称牧民,并说他母亲患重病,急忙来喇嘛庙念经。我们战士一眼就看出, 他眼飘忽, 言词颠倒,知道有诈,厉声一喝, 他就坐不住了, 吓得魂飞天外,叩头作揖,惊呼“饶命”,不敢抵赖。但他只谈自己通匪的一般情况。最后,勉强承认是西乌珠穆沁旗南部的匪联络员。

   第二天驻侯头庙的连队立即派一个班人把被捕的俘虏连夜押送到驻林西的师侦察科。我们科里当晚组织人员进行了审讯。

   审讯俘虏是一项面对面的斗争,它又是一项复杂细致的情报分祈工作, 既要掌握党的俘虏政策,又必须有灵活的审讯方法。

   我们的作法是:

   首先宣传党的俘虏政策和我军剿匪的决心,揭露匪首的罪行。同时,对他的出身成份,思想动态等加以了解,以便为下一步审讯打好基础。

   当晚, 审问过程中发现俘虏有以下几个特点和思想顾虑:

   l、重感情讲义气, 态度较诚恳,性情较直爽;

   2、认为说实话是投降汉人、背叛王爷和宗教的行为;

   3、怕说了实话放回去后,有被匪首杀掉的危险。



---此帖由白雪之音在2013-8-24 14:10:32编辑
顶 楼(TOP)

天涯共此时
编辑 删除
   白雪之音 美女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429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4912 
金钱 5350
经验 18831
在线 9天8小时41分
来自 北京
注册 12/8/15 21:09:48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8/24 14:07:32
Re:

   我们根据俘虏所表露的特点和思想顾虑,在审讯的过程中,多交待政策指明出路。同时,揭穿匪首的反动本质,解除顾虑。并在生活上给予适当照顾,使其增加对我们的好感。可是, 他仍然不吐露真言,只承认他自己担任联络员,仍不交待其上下组织联系。据此,我们针对侮虏的思想凝惧,把审讯工作暂停两天, 我们专派一名老班长与他一起吃、一起睡,生活上给予热情照顾,待他思想安定以后,老班长在一起生活中, 以谈家常的形式,向他宣传党的政策,揭露敌人阴谋及他本身受骗为匪的痛苦,解除其思想疑惧,使其深受感动。根据以上情况,我们又开始审讯, 首先向他说明我们一定歼灭胡图凌嘎之匪,解放锡林郭勒盟的牧民群众,并保护牧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从而更进一步解除了他思想疑惧,使其道出真言,遂向我们提供出匪排哨的任务、人数、枪支弹药等情况,以及排哨的具体位置等重要情报。并主动要求带路歼灭这股匪徒。我们为了辨别其口供的真伪,让俘虏详细交待胡匪派出排哨的经过,以及监视我军行动的情况。他供认胡匪从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份派出排哨, 在大坝上(兴安岭支脉)控制三个交通道,即是由林东至乌珠穆沁旗的一条要道和由林西至西乌珠穆沁旗的两条(二道莫勒坝和五十家子)要道。其任务只是通过这三条要道掌握我军情况,及时向胡匪报告,其传递情报的方法是通过各庙的上层喇嘛、在“巴嘎达”等人来传送。从十二月以来向胡匪报告我军情况十余次。

   他们每次向胡匪报告的日期和情况,都符合我军当时行动的情况。因此,我们认为供出的情报虽然不具体,但有一定情报价值,也有一定的时间性,就此, 我们不能等待情报的系统完整后再去使用。所以,我们首先依据俘虏提供的地区和方位来决定,对胡匪排哨实施奔袭的初步方案。把我们实施方案,向王海山师长和巴音图参谋长作了汇报。

   王师长说:“同意你似的方案。”并令我率领侦察连,“把敌人安插在交通要道上的钉子迅速拨掉。因此你们首先要将敌人排哨的位置判断准确, 行动要敏捷而迅速, 这样才能获得全歼之战果。如果扑了空也要以此线索继续侦察搜索。”

   参谋长巴音图明确指出:“奔袭成功与否,到实地侦察搜索是要的,敌人排哨也可能逃窜了,但会留痕迹,只要我们在侦察过程中,对所发现的痕迹和征侯,立即分析判断,就地进行鉴别追踪、继续扩大线索,只要发现土匪的蛛丝马迹, 立刻追踪不放。”

   根据首长们的指示, 当天下午,我率领侦察连,由林西出发,直奔五十家子村,一夜疾驰,第二天拂晓时到达五十家子村。进村之后,首先让战士们吃饭、休息。我们召开连、排干部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以五十家子作为基点,让俘虏们介绍匪排哨所在地区和方位,以及周围地形情况,地形特点,由五十家子出发后的各条道路等情况。

   我们根据俘虏介绍达到情况,在干部会议上具体研究。首先明确了各排的任务, 并结合在实施奔袭中可能发生的情况,提出处置方案,最后制定了行军纪律等。

   当日上午召开全体指战员大会。首先向全体指战员传达师首长的战斗决心。战士们一听到说“坚决把胡匪的排哨拔掉”就“哗”的一声鼓起掌来,战士们情不自禁地欢腾起来了,随之,简短地向部队作了动员,并宣布战斗任务和行军纪律。

   战斗任务:决定部队分兵两路, 两个排的兵力奔袭敌人,另派一个排直奔迪彦庙南山,堵击逃窜之敌。并要求每个战斗员首先树立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绝不使一个匪徒从我们指缝里漏掉。为了彻底歼灭敌人,必须猛追, 细搜。

    行军纪律:我们从百里之外去奔袭一个极狡猾的土匪排哨。在我们隐蔽行军中如果有一点响声或者一丝光暴露了目标,作战计划便有遭到破坏的危险。对此,夜间行军时,不准讲话,不准咳嗽,一切能发出响声的用具,都用布包扎好,一切发光的东西要隐蔽好,前后联系用扎在左臂上的白毛巾作识别,如有暴露, 按级负责。

   大会结束后, 各排作了出发前的准备工作,俘虏毛道尔吉充当我们的向导,在黄昏的时候由五十家子村出发。出村时有意识的制造了些假象, 使居民不易了解我之行动方向, 故意把队伍以班为单位四处出发,离开村子后各班归各排里。人们看了后不知部队的去向。堵击敌人的第二排仍驻在五十家子村, 准备夜晚十一点钟出发。

   夜幕下垂的时候, 部队在预先规定地区集合, 开始夜行军, 并进入了山区。这时, 我们立刻感到寒冷难挡,狂风阵阵扑袭战士的肌肤。在黑糊糊山谷里马蹄声打破了山谷的寂静,我们选的这条路名曰:“苏鲁吐大坝”,山高路窄,一路乱石错杂,崎岖难行。可是我们几十个人马没有一点响声, 没有一星光亮, 越过了“苏鲁吐大坝”。我们认为,过了大坝后,更要注意行动的敏捷。怕过早地暴露目标, 于是,大家都下马徒步前进。但是严寒笼罩大地, 地面覆盖的深雪重地妨碍了我们徒步行动, 有的山坡上白天雪化夜里就又冻了冰,脚下的冰板光滑难,很多战士跌倒又爬起来,弄得满身雪, 爬累了就躺在雪地上休息一会。草原上寒风如海浪怒涛,穿皮大衣就不能走路, 脱了皮大衣寒风又难挡, 战士们手摸着枪,枪身上的钢铁就会皮肤沾掉一层。经受考验的侦察兵们在冷飕飕狂风里,只能咬牙忍受,让沸腾的热血来暖身寒。我们就这样翻一山又一山,真如鱼儿游入大海。在荒山野谷中狂风推着我们到处乱转,在黑夜里战友们的影子在眼前飞速地闪过,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和咳嗽,甚牵连粗声喘息也听不到,我不禁为我们战士那高度自觉遵守纪律的精神而感到自豪。这些困难丝毫没有影响战击们兴高采烈的情绪。

   此际,我们的路程比预计长了些, 时间也比预计更多些,情况十分不妙。这时,俘虏毛道尔吉的脸色突变,张口结舌,垂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说的方向和指北针对,真是大相反了。我们已经知道迷失了方向,可是,天色墨黑,满眼见山影憧憧,难辨方向,只能按照指北针继续前进。可是,仍然没有发现情况。时间已经不富裕了,看来,我们无法及时袭击敌人了。我坐在山坡上的一块石头上,闭目而思,亦颇有上当之感,我暗暗地问自己:这是自从做侦察工作以来经历的第一次啊!同时,我又想拂晓前还有些时间,再采取措施可能还来得及。于是,我们组织三个小组,每组干部一名,战士两名,徒步在周围四处搜索。对他们每个人的要求是象一只轻捷的猫,慢慢爬,轻轻走,侧耳静听,发现情况后,立刻盯住不放, 同时迅速派人来报告。各组派出之后,大约两小时左右,第二组来人报告说:“在我们小组搜索的正南方向上,离我们大约一里多远处,听到马的喷鼻声。”这是出人意外的高兴,我立即带俘虏到了第二组所在地,仍听到数匹马喷鼻声。俘虏听了后,压低声音说:“就是,在这座小山南部的一块平地上有他们的帐篷,还是住在原地,快下手吧!”看来俘虏毛道尔吉,对该地知之甚熟。于是,我们立即返回原地。向各级指挥员告诉按原定的计划实施。这时乌云里透出一层薄薄的光亮,是拂晓前的时分了,我们的兵力逼近包围。各排、班按照建制单位,划分了地段,包干负责。对敌逃窜之地段上真是一步一岗, 五步一哨。被包围的敌人, 已经成为网中之鱼, 笼中之鸟了。这时,战士们在黑糊糊的由谷里,旋风似地向敌人冲下去,喊杀声由远而近,声音在山谷坚震荡着,回响着,真有千军万马冲杀之势。在群山中方圆五、六里的一块平地上, 土匪立刻大乱,各顾性命,东逃西奔, 企图四散逃出包围圈,但是战士们一个跟一个紧盯町住敌人冲上去。这些惊恐万状、慌忙四散的土匪连还击的枪都没有打响。有的从被窝里出来就跑, 有的吓得全身发抖, 连衣和也扣不起来愣住了, 个个胆裂魂飞,不敢挪步,还有的双膝跪下,连喊“救命”。我们只用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就把胡匪排哨全歼。可是,哨长根丹没有下落。这时,我们非常担心的是组织上交待“绝不使一个匪徒从我们指缝里漏掉”的任务,“跑不了”战士们议论着。果然在边彦庙南山堵击敌人的第二排派来通讯员报告,他扪已经捉了一名俘虏,这个俘虏赤着脚, 光着屁股,骑着一匹马,还牵着一匹马, 向东逃窜中被俘的。他为了逃命尚未顾得上穿裤、穿鞋,只披上皮衣 , 骑上马就逃走了。俘虏被捕后,承认了他自己是哨长。我又经俘虏毛道尔吉证实,确实哨长根丹。

   我们痛痛快快地拔掉了胡匪的排哨。俘敌十六人,缴获步枪十二支,战马三十一匹, 马鞍二十二具,帐篷四顶。

   我师直属侦察连在著名的辽沈战役中,巳显示了英勇善战的本色,在转战草原清剿土匪作战中, 又表现了骑兵侦察分队的刻苦耐劳、骤悍无畏的优良传统。这支侦察分队纵横驰骋于锡盟西乌旗高力罕山一带,保护了当地牧民免遭胡匪的蹂躏;以明察秋毫的眼睛,在侦察搜索中发现痕迹, 判断征侯,扩大线索 , 查明零散土匪的活动规律,并及时向驻剿部队提供了盘查行迹可疑人员的线索。也创造了不顾一切疲劳,在零下四十多度严寒的午夜里,以最快的速度急行军一百余里, 拂晓时奔袭胡匪排哨的模范战例。

       
     转
 《锡盟史稿》一九八二年第三期

1楼(TOP)

天涯共此时
草原恋合唱团跟我学电脑 follow me
 
相关信息 类型: 普通 排序: 普通 状态: 正常 功能:
  快速回复
 Html支持:是
 显示签名
 给楼主发消息通知此帖已回复
表情
更多表情...
回复标题:
插入表情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设计]  [代码] [+]  [-] 
Copyright © 1999-2015 草原恋合唱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44392号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