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恋之家  Flash游戏  风格选择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论坛设施
草原恋合唱团思赫腾浩特
   
9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  1/2页   总数23   每页20 条
  主 题:随感而发-以前发过评论和回答的问题
  草原兽医 男
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2007/4/2 15:31:14
收藏主题 用户信息 发悄悄话 加为好友 发邮件 搜索用户帖子
07/10/27 10:01:11
随感而发-以前发过评论和回答的问题
07-4-29
   1.牙齿问题  牛、绵羊、山羊和羚同属牛科。牛科动物的共同点:有4个胃,都是反刍动物;都没有上切齿;都长角。4对切齿中只有中间1对叫门齿。上颌骨只有切齿骨但没有切齿。想一想,是不是只有犬、猪、马能咬人,没听说牛羊能咬人的?
2、罪不在山羊  山羊是代人受过。山羊野生能力强,向上能直立吃到灌木梢,向下能刨土吃到草根,但如果有草吃它绝不会费力不讨好,而过牧的的确确是人的责任。实际上马的采食能力是最强的,它强有力的唇和上下12个切齿能象铲子一样把草铲光,还能用蹄子刨雪刨草。牧民说:马有五张咀,一个直肠子。它的践踏能力强,消化能力弱,马粪到了冬天牛羊都可以吃。而马的经济价值无法与山羊相比,美洲国家在19世纪曾把大量的马放南山,成了野马,以后又大量地猎杀,有很多残酷的场面。
  而山羊绒是英国人在克什米尔(Cashmere)发现可以用于纺织的,后直译成“开斯米”,国际上称为软黄金。不是发达国家不想养,而是没有合适的自然条件,他们占尽了天时地利,而绒山羊仅适于干旱和寒冷。澳大利亚有可以养绒山羊的地方,1991年澳大利亚初级产品部副部长曾向我提出,用美利努公羊换我国的阿尔巴斯白绒山羊公羊,我说只能用母羊换我们的公羊,因为羊绒是软黄金。该部长说美利努羊毛也是软黄金,我告诉他,澳大利亚羊毛产量达到100万吨,而中国羊绒仅产3000吨——黄金多了也要贬值的。

07-5-8
A老弟:
  我支持你关于马文化帖子的建议,只是我太忙,有一搭没一搭的,就靠你了。
  另外我想告诉你,消灭草贩子以至于消灭贩草行业是行不通的。牧草的销售和贩运,古之有之——“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全世界每年销售的牧草达几千万吨,日本牧草的到岸价超过小麦,中国的牧草流通主要销到大中城市的奶牛场、养马场和牛羊育肥场,只要是吃到牲口咀里,就叫物有所值。
    至于牧民卖草,这更是法律授予他的权力,不容剥夺。牧民外出学习打工,甚至老弱病残,不能经营牲畜了,他可以经营草场,可以出售牧草或者打草权,可以转包转租使用权,以此维持生计。城里人老了有劳保和退休金,农牧民就靠土地和草场了。另外,比较打草和放牧,前者生长点不易破坏,易于种子落地有性繁殖。当然,禾本科牧草不比豆科牧草,年年打草不施肥地力减退,应该实行轮割轮采,但恢复要比休牧容易,毕竟没有多少张牲口咀等着吃。

07-6-8
    防风(
Saposhnikovia divaricata)伞形科多年生植物,实际是雌雄同株、同花,所以不分公母.只是因为第一年不开花,草原上有花无花同在,以为是有公母.在草原上挖药材的人都知道,不开花的防风根太细,没有什么油水。
夏布格从发音判断可能是沙蒿
(Artemisia desertorum ),乌珠穆沁沙地的沙蒿一般是黑沙蒿。沙蒿是固沙作物,多年生,根很长,冬天也是好牧草。

07-6-21 
  细叶百合边上的颗粒状黄花是蓬子菜(茜草科),“杭格日”叫华北岩黄芪,“哈勒根”叫小叶锦鸡儿,“亥日根”和“脑海希薄”叫针茅,在白麽圈里与之共生的“夏格”就是羊草。羊草是草甸草原的顶级植被,越长植被越单一,土壤也容易板结,要适当利用。虽然叫羊草,但羊并不喜鲜食,反而是牛、马最爱采食,打草调制的干草冬天喂牲畜能长膘。它是中国的特产(学名:Aneurolepitium chinense),同时也是最好的商品草。

07-6-24

   针茅是典型草原的典型植物,地植物学上称典型草原为针茅草原,称草甸草原为羊草草原,应该说,消灭了针茅就等于破坏了典型草原--走向荒漠化草原了。锡林郭勒盟政府曾悬赏防针茅的办法,道尔吉帕日木书记曾提倡给羊穿衣服,效果都不好。针茅籽有倒毛刺,能挂在牲畜身上,这是它传宗接代的方式。确有整群的新西兰罗姆尼(半细毛羊)死亡的事例,解剖来看,大量的针茅扎到了心脏等内脏上。蒙古羊就产自于针茅草原,当然不怕它,但针茅仍对羊皮质量和当年羔羊有所影响。防治它也不是没有办法,但相当费工费力:在7月底8月初针茅籽脱落之前打一次草,刀调高一些,草还能再长。打下的“伏草”虽然量少,但质量好,同时“浆熟期”针茅籽还有很好的营养。还要注意轮换打草场,使牧草有种子落地繁殖的机会。
  “夏格”就是羊草,东北三省和昭、哲盟牧民称之为“碱草”是说它有碱性。锡林郭勒盟沙丘砣甸里或者一些水分较好的山沟里还长着一种“园柱披碱草”,与羊草相似,但它的颜色更绿,质地更软,营养不如羊草,蒙古话叫“宝托日-夏格”。“草菅人命”的“菅”确有其草,它叫“黄背茅”,生长在降水量500-600mm的太行山、燕山、沂蒙山等山区,与“白羊草”并称“黄白二草”。它没有什么营养价值,草质粗糙,老百姓用来笘房,正因为其不值钱,才有“草菅人命”的成语。
  羊草草场一定要合理利用,枯枝败叶多了会影响种子落地和光合作用,东北和呼盟以前都有烧荒的习惯,就是为了羊草的再生。板结是指羊草的地下根茎太发达,造成对其它牧草的排斥和板结。羊草草场的植被恢复是一个课题,成功的经验就是“潜耕法”-切断地下茎。另外,“浑得楞布格”、“达勒合乌兰”、“朝包勒合”都是与羊草有关的草的形态,也是老牧民的经验之谈。
  东乌这两年的干旱给牧民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大家都很揪心。草原的自然灾害对于植被来说不是不可逆的,像干旱、火灾、风沙等,一旦有了雨水植被很快就能恢复,怕就怕人为的破坏。

07-7-20
 
    77楼有一定道理。搞地植物学的人有一句话:草原无树。是指森林和草原是不同的地植物学概念,就像原生荒漠(沙漠、戈壁、冻原)与草原不同一样,是不能混淆的。沙地是草原的一部分,而沙地是可以长树的,这是因为局部的小气候。樟子松又叫沙地松,为中国特有,主要长在科尔沁沙地和浑善达克沙地。这两个沙地地下水位高,加上克旗、呼盟的松林分别得达赖湖和大兴安岭之助长得很好。实际上草原上最典型的森林是科左后旗大青沟的原始混交林,美极了,但它是在两条大的断裂缝沟里,不是在草原之上,而是在草原之下,气候温润,水分充足。在典型草原上是种不了树的,一米以下是白僵土,就是天天浇水,根扎到那儿也是死。如果非要在典型草原上种树,那就要浇水、换土,人工创造小气候。其实沙地也应该少种乔木,多种草和灌木,以防降低地下水位。但是部门分割,占地为王,乱发林权征,这是一种悲哀,不能因为有钱就不讲科学了。这不是自家自说,中科院生态学家早有定论,就像沙漠不能改造一样,草原也不能变成森林,人也胜不了天。我也希望农林两家合并,但要大合并,那可以提高效率,减少扯皮。
  63楼问及“苏尼特叉尾羊”,这世上没有“叉尾羊”。苏尼特羊是蒙古羊的一种,比乌珠穆沁羊体形略小,因主要采食荒漠植物和沙葱(它那),所以肉味鲜美。所谓的叉尾羊是指新疆的“阿尔泰肥臀羊”,因尾椎骨退化成为“秃尾羊”,其肥厚的臀部脂肪从尾椎的两边下垂,看上去象是肥厚的分叉脂尾,实际上没有尾巴。“阿尔泰肥臀羊”脂肪的融点比蒙古羊低1度,味道好,个体大,适合游牧,70年代曾引入锡林郭勒盟,但因为其毛色为红褐色,干死毛多,质量差而未能推广开来。 

07-9-29
    乌珠穆沁羊肋骨是否多一根,文献上没有记载,但是在80年代初东乌珠穆沁旗曾经做过调查,发现不到10%(记不清准确数字了)的乌珠穆沁羊肋骨为14对,比平常的羊多出一对。因此,这样的羊出肉率要高一些。在羊的解剖学上只有:胸椎13,腰椎6-7。而实际上乌珠穆沁羊的胸椎是13-14。需要说明的是,如果肋骨多一对,那
腰椎只能是6而不会是7。

 

  我并不想责备这位在读博士,他如果学的专业是植物分类学或植物生理学,他写的文章情有可原,毕竟是微观植物学。但他如果学的是地植物学或植物生态学,那他错误是不应该的。无论是草甸草原(羊草草原)的大针茅还是典型草原(针茅草原)上的克氏针茅,都是草原上的原生植物,而不是退化后的次生植物,蒙古羊与它的关系是与生俱来的,而不是草原退化以后才有的。

至于人工种草的问题大家说的很全面,干旱草原的人工草场建制一直就是学术界没有解决的难题。美国的人工草场是建在玉米肉牛带,欧洲是在降水量500-800毫米的地区,新西兰更是砍伐了森林种的草。“禁牧导致针茅泛滥更是无稽之谈,它只是恢复了草原的本来面目。

 

“蒙古羊、哈萨克羊和藏羊三大品种”实际上是三大粗毛品系,它们的被毛继承了祖先野生盘羊的形态,为不同质毛,即绒毛、粗毛、干死毛和二型毛共存于一身,春天被毛自动脱落。而细毛羊是欧洲人工选育的,为同质细毛(一样粗细),必须依赖人来剪毛,否则越长越长。新西兰有一美利努细毛羊跑到山里七年,找到它时羊毛已有几十公斤重,快无法活动了。粗毛羊因绒毛和粗毛之间空隙的空气有良好的保温作用,同时皮厚,皮下脂肪多,所以抗寒。针茅籽尖的倒毛刺也因绒毛的纠缠和厚皮而不易刺入体内。细毛羊因羊毛同质结成块状,同时皮薄,皮下脂肪少而不保温,同理针茅籽可以从毛块裂缝中长驱直入。

为什么乌珠穆沁羊以前不怕针茅,现在怕了?从前收购的羊皮是用作裘皮,主要看毛的质量,皮板的质量是次要的。而现在裘皮没有人要了,绵羊皮主要用于皮革,在鞣制的过程中有一个草刺伤皮面就豁开一小片,所以一、二级板皮都不允许有草刺伤。其实国外进口的板皮有草刺伤的比重也很大。

07-7-11
      宪法9条中只规定了草原为国家所有,“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草原除外,其“法律”指的是其它法律而不是宪法。因为当时没有一部法律有这样的规定,立法机关认定草原为国有,内蒙古自治区的草原管理条例不是法律,其“社会主义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规定不被国家承认。草原法立法和修改时因无法律依据,立法机关认为“先有鸡才能有蛋”,不存在集体所有制草原,也就不能在草原法中写入集体所有制的规定。经过7年多的努力,终于在现行的草原法上写入了草原集体所有制的具体规定条款,也使宪法9条中集体所有草原有了法律规定,能够生效。
  宪法第9条是自然资源,10条是土地制度,立法出发点是不同的。《土地管理法》11条明文规定:确认草原所有权或者使用权,依照《草原法》办理。草原法专有权属一章,完全可以依法确权。按照新的立法原则,新颁布的法律必须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国务院不再颁布细则,需要细化的在法律中明确授权部门发布规章。

07-4-6
   这个野花叫麻花头,菊科,是典型草原上的常见的草本植物。牲畜冬季喜食,特别是羊,牧民夏天称之为洪格日娇日,冬天却叫它哈日来布切(黑叶子)。


07-8-17

    宝格达山是没有麋鹿的,上世纪麋鹿从英国引回家来之后 ,仅仅在北京、江苏和湖北保护区平原里放养,它上不了山。宝格达山和大兴安岭传说的“四不像”指得是驼鹿,也叫“犴达犴”。驼鹿是鹿科中体型最大的,一般离群索居,总是单独活动。因为“八珍”里有一道菜叫“犴鼻子”闻名全国,现在是一类(?好象是,记不清了)保护动物。驼鹿在国外很有名,加拿大用它给圣诞老人拉车,又把它当作吉祥物,大街上的模型、商店里的玩具,到处都是。北欧却是用驯鹿给圣诞老人拉车,驯鹿也在兴安岭,森林鄂温克人驯养作为牲畜,也有人称驯鹿为“四不像”

07-9-27

 
柳兰是典型的林缘植物,在大小兴安岭和宝格达山经常看到这种火烧连天的壮观景象,但它不能算是草原的典型植物。柳兰不能在城市里大面积种植,不是种不活,而是一到秋天,它会满天飞白,它的种子会带着大片的“柳絮”飞上天空,造成污染。
  其余的如沙参、棉团铁线莲(威灵仙)、大花飞燕草、小白菊等都是草原上常见的.

   柳兰的花序属于无限花序,你从照片上可以看出来,花序下部已经开败了,结出了长荚果,但上部还没开呢!所以它的花期很长。北京的山区也有,花期从六月下旬一直开到八月底。在内蒙古估计要从七月上旬开到八月中下旬。经常看到柳兰顶部的花还未开败,下部的荚果已经开裂,飞出了一蓬蓬的“柳絮”。


  07-4-18

   牧区擀毡子是以显示骠悍牧民男子气慨的生产活动,两个牧民之间的灵活配合,驾驭乘马的能力,从为裹在母毡外面的生牛皮均匀受力跟进牧民抖动手中长索的美丽弧线,到牵引牧民把长索绕过前鞍桥并压在大腿下驱马向前进的动感,形成了一幅力的画卷。而妇女和儿童在母毡上撒马莲(借和日德克),用柳条子敲打阿和日(秋羔毛,用于毡心),欢声笑语,令人回味无穷。-这个短片少了最精彩和最关键的部分,毡子的质量不会太好。




-此帖由草原兽医在2007-10-27 11:32:23编辑
---此帖由草原兽医在2010-11-5 13:52:46编辑
顶 楼(TOP)

编辑 删除
   干枝梅 美女
等级:遍净天
等级 遍净天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20823 
精华 24
点券 0 
积分 100183932 
金钱 180993
经验 402169
在线 141天7小时59分
来自
注册 07/1/31 23:00:32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7/10/29 17:45:02
Re:
谢谢。
1楼(TOP)

干枝梅
   喇嘛单增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501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4790 
金钱 5300
经验 22863
在线 12天4小时43分
来自
注册 07/6/14 14:02:5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1/30 13:34:55
Re:
恭贺草原兽医当选全国政协委员!你不但给了我们知识,还为日渐荒蕪的草原和以草原为生的牧人们,鼓与呼!
2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1/31 7:58:06
Re:
  感谢鼓励!
3楼(TOP)

   干枝梅 美女
等级:遍净天
等级 遍净天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20823 
精华 24
点券 0 
积分 100183932 
金钱 180993
经验 402169
在线 141天7小时59分
来自
注册 07/1/31 23:00:32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1/31 10:01:02
Re:
  大家对你的期待尚多,你是专家学者又是老知青又是老牧民又是分管过畜牧兽医住过七年套布阁的官员,社会角色多样而繁重,命里注定你很辛苦、轻闲不得,祝苦命人继续为草原和牧民鼓与呼!
---此回复由干枝梅在2008-1-31 10:04:24编辑
4楼(TOP)

干枝梅
   马兰 美女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468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4449 
金钱 4920
经验 13520
在线 5天23小时20分
来自 北京
注册 08/3/5 13:04:49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4 22:46:49
Re:
谢谢!
5楼(TOP)

天苍苍,野茫茫,我在草原放过羊。
颤长音,永不忘,今生由此识悲凉。——选自邢奇:《听歌》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1:40:09
Re:

2008-7-15
 小阿:虽然我理解你的情绪,但我不喜欢你这种讽刺与挖苦的语气。大家都希望草原变好,都在想办法,也有一些好的苗头,如白旗人大规定了严格的超载过牧的处罚办法,浑善达克沙地正在变绿。如果有人能够乘雨水加强保护,草原上的反差就会加大,就会有示范作用。
  你提供的照片草场很好,种类丰富,产草量高,应该合理利用。与金河那片草场不能同日而语,因为受保护的程度不同,季节不同,地势和立地条件不同,就是这张照片,山坡上的草也有百倍的差距吗?看问题不能总是极而言之。
  灰菜很好,由于先锋植物形成了小气候,来年植被会向良性转化。


我说的“灰菜很好”指得是长得很好,而不是说“好植物”,因为单一植物种没有好坏之分,它仅仅是自然界的一个物种,在自然界中占有一个位置,只有从利用价值上说才有好坏之分。 羊盘上爱长灰菜,而灰菜之后则爱长羊草或恢复为原有的植被,不会永远是秃子,否则草原上都成了秃子或都是羊盘了。

  我想说的是:草原还是有希望的,只要有好的雨水,“千年的草籽”就会萌发,只要保护得好,草原就会恢复。我想证实的是我在年初说过的“百年之内草原的平均降水应该是一个常数,草原会下雨的,草也会再绿的。”是想给人以信心。

  曾经有人预言,草原上不会现有白蘑了,而今年捡白蘑的人又活跃了起来。这就是自然界,此消彼长,草光了,牲口死光了,只要下雨,草还会再长出来,就看我们能否把握时机,不再恶性循环。

  另:你的照片怎么看也不是灰菜,而是禾本科的草。


灰菜--正规的称呼是藜科、藜属的“藜”,虽然藜科植物在内蒙就有上百种,但叫“灰菜”的仅为藜一种,因为它跟同是藜科但不同属的菠菜类似,可以当蔬菜吃。不过,认不清楚一定要小心,常有把商陆苗当作灰菜苗吃掉而中毒的。
  致马兰:“
抓住时机的关键”是要禁牧休牧,,草能长到秋后再利用,使草场能够缓过劲儿来。如果能禁到第二年秋天,草场就会大变样。


2008-7-19

出差回来,看到这个讨论觉得很没有意思,既然我是楼主,就由我结束这个话题。

1.讨论一个议题,切忌车轱辘话来回说,了无新意。坐而论道,不如付诸实践。如二兵觉得青贮有用,就跟牧民一起干一回;如果小阿觉得取缔打草效果显著,就先在自己的浩特儿试上三到五年,先取得周围牧民的支持,拿出数据,就有了理由。

2.同意用《合同法》追究当事人的责任。依据《草原法》内蒙古的草原是集体所有的,以合同形式承包给个人,破坏了草场,集体有权收回,也可提起诉讼或行政处罚。但是承包者只要不破坏草原,卖羊还是卖草,承包者有权自主决定。

3.藜(灰菜)本身不是退化草场的指示植物。典型草原的退化特征是水肥流失,土壤贫瘠,指示植物有星毛委陵菜、冷蒿等铺伏、耐旱类植物。而藜喜湿喜肥,是主要的田间杂草,在弃耕地、圈舍、羊盘的裸露土地上是先锋植物,退化草原上不可能也没有条件大片生长藜。

4.锡盟有上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级草原自然保护区(联合国人与生态圈观测站),内蒙古有国家级的草原研究所,草原大省也都有自己的省级草原研究所,全国有四所大学设有草原系,中国目前的草原研究能力和水平不次于世界其他国家,其中草原的遥感监测已处于先进水平。世界各国的数百名草原专家在考察了自然保护区和鄂尔多斯草原的保护与建设之后,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们的差距在于人工种草的水平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天然草原的载畜量远远高于其它国家。

5.根据我国的具体情况,《草原法》是以治理直接破坏草原和超载过牧为主,打草场的管理虽有涉及,但不是重点。中国的草原是全世界种类最多,变化最大的,执法措施各地不可能一样,因此法律授权各地人大规定各自的实施条例、办法。新的草原法颁布五年来已经取得实效,处理了大批违法案件,鄂尔多斯草原已经变了样子。很多旗县旗公布了草原监理员的电话,可以随时举报,及时处理。当然,对执法人员的素质我心里有数,并不乐观,但国家投入大幅度增加了,监理机构建立起来了,总比以前什么都没有要进了一步。

我发照片的目的就是想告诉大家:只要加大投入,加强管理,减少载畜量,草原不是不可恢复的。

另:小阿如果真想学点草原科技知识,我可以介绍你去内蒙古农业大学草原系进修,那里的蒙古族青年很多。

08-6-25
致二兵:青贮

 

 昨天没有时间讨论,青贮还有很多技术问题需要注意,虽然制做简单,但如果关键细节出了毛病仍可能使牧民一年的劳动毁于一旦。另,大牛一天的喂量应该在15-25公斤,如要育肥或产奶,还要另加精料。如有可能,注意饲草料的搭配,则效果更好。


《草原法》规定:
  第二十七条  国家鼓励与支持人工草地建设、天然草原改良和饲草饲料基地建设,稳定和提高草原生产能力。
  第二十八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支持、鼓励和引导农牧民开展草原围栏、饲草饲料储备、牲畜圈舍、牧民定居点等生产生活设施的建设。
  第三十五条 ...草原承包经营者应当按照饲养牲畜的种类和数量,调剂、储备饲草饲料,采用青贮和饲草饲料加工等新技术,逐步改变依赖天然草地放牧的生产方式。
   第五十一条  在草原上种植牧草或者饲料作物,应当符合草原保护、建设、利用规划;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草原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加强监督管理,防止草原沙化和水土流失。
 
  要向旗草原监理部门备案,并求得资金支持。


   种青贮作物不是给人吃的。     律师说话,应以“律”为“师”。

牧民几千年来谁住过房子?几千年来谁看过电视?谁开过汽车?牧民为了保护自己的草场,解决自己的生计,想在自己的草场里打上一口井,种上几十亩青贮,减轻自己的几千亩、上万亩草场的压力,努力恢复草原植被,这有什么错?合情、合理、合法的事哪个自然人、法人,哪个单位、组织,甚至哪个国家、政府能够干预?敢于干预?一些年近60的老知青应牧民的请求,帮助他们咨询技术、筹集资金,何罪之有?
  咀上标榜“普法”的人又在嘲弄现行法律,以为法律是他家的肉锅,可以挑肥拣瘦。老是遗憾“游牧法典”不能用于当代,我看你还是找找“狩猎法典”吧!

08-5-7

      “喝汤”是蒙古族老牧民对羊的爱惜

 

 

  对宰杀羊只和吃肉的说法牧区有可能不同。东乌旗胡热图把吃肉说成喝汤是有季节性和说话人资格的区别的,也说明了牧民对羊的珍爱。

  一般冬季杀羊蒙古话就叫杀羊,或者说是“准备肉食”(依的 布特纳),这时候你要跟老乡说喝汤,那阿嘎真给你从肉锅里盛碗汤递过来。一冬天牧民的主食是以手把肉为主,血肠肚子一起上,肉汤再下把小米煮成肉粥。到了了春天肉冻不住了,骨头下水也吃得差不多了,这时要把肉切成条,晾成肉干,很长时间就是下面条、吃风干肉。春天母羊下羔,又非常瘦弱,就是留下的几个羯子膘情也很不好,所以春天杀羊是牧民最忌讳的,谁也舍不得杀。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受不了老是面条干肉,想吃手把肉了,就会说“想喝汤了”,那个“杀”字他吐不出口。

  牧民特地留下来的“喝汤”的羊都是二岁为上的大羯羊,虽然过了一冬已经瘦了很多,但仍有可能出肉超过越冬前的母羊,肉也格外的好吃。煮手把肉的第一碗汤一定要给年纪最大的老人,牧民都说,春天的羊汤是最养人的,老人喝了以后马上来精神。当然,接下来全家大吃久违了的手把肉无疑是最大的享受。



---此回復由草原兽医在2008-7-20 14:05:33編輯
6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1:55:02
Re:
 08-4-19
我为什么对打草较为宽容

 

本来上网是想放松一些,聊聊共同感兴趣的东西,交流一些经验和心得,没有人愿意无事生非。

鉴于大家对打草的话题感兴趣,我说说个人的看法,有不同意见,不要把账算在“××部”头上。上网来就是代表个人发表见解的,不代表机关、团体,否则,要声明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打草作为一种畜牧业的生产活动自古就有,但引入蒙古牧区的时间大约也就100年左右,而且是作为先进的生产力引进的。我以前说过:作为一种生产方式,游牧仅仅比狩猎进步了一点。而打草又把游牧推向了季节性游牧(或定居游牧),使得越冬牲畜的死亡率大幅度降低,这是内蒙古牧区生产效率远高于青藏高原牧区和蒙古国牧区的主要主要原因。青干草的营养价值要远远高于干草,如果青干草贮备充足还能减少了牲畜的掉膘损失,客观上大大减轻了草原资源的浪费。

无论是打草还是放牧都是对资源的利用方式,利用过度必然引起资源衰竭,但归结为一点,就是牲畜过多,草畜失衡。目前牧区已经确定集体草原所有权和实施家庭承包制(为此获罪,“曾经草原”指责农村牧区来去的近十万知青,基本和当地农牧民不存在土地权益纠纷,但是几位掌握了草原命运(权力)的知青,却成了在牧区划分草原、私人承包以及九十年代末工业无序开发的推动者。)法律规定,牧民有权自主决定在草原上的生产经营活动。多数牧民打草是为了养畜,因此草畜平衡成为草原保护的关键,只有无畜户或养畜很少的牧民才有可能卖草,因为放牧和打草是相互影响的,很难同时进行。

既然两种生产活动过度都会对草原有害,“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们以其不交叉重复为例做一下分析:

1、过度放牧会反复践踏,寸草不留(毒草除外),即使是禁牧、休牧也必须依赖打贮草,控制了牲畜头数也就是控制了放牧强度和打草强度;而打贮草无论怎么打都会留下2寸左右的茬子,搂草机齿间距6寸,打草机只走一遍,再利害也轻于牲口蹄子的破坏。

2、放牧从春吃到冬,从草芽吃起,牧草长不起来,绝大多数籽实不能落地,不能完成植物的有性繁殖,牧草当年和来年产量都大受影响;而打草场不能放牧,使牧草基本完成了生长的全过程,可以持续植物的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实际上是实施了求之不得的、不用政府补贴的全程禁牧。

3、超载的牧民即使有心减少牲畜,往往由于种种原因(市场价格预期、出栏时间制约、惜售心理等)不能及时出栏,禁牧与禁渔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禁渔只须解决渔民的吃饭问题,不用去管鱼的嘴,禁牧除了解决好牧民的吃饭问题,还要填饱牲畜的肚子;而打草过度草场退化,牧民自己就能调整:恩吉勒-哈德楞-怪,乌布斯-哈登-夏特怪依莫!(今年没有打草场,根本打不了草!)。多矮小的草羊都能吃到,而打草机没有20cm高的草打不下来,打下来也搂不起来,牧民往往都主动放弃在这块草地上打草,这相当于禁牧20个月!特别是无畜户打草卖草,如果行政干预,只用解决他的吃饭问题,不必管他的养畜。

4、牧民在自家的草场上自主经营,放牧和卖草都是平等的,特别是鳏寡孤独、老弱病残,没有劳动力或没有放牧能力的牧民,卖草是天经地义的!我完全明白牧区对懒汉之类(加勒货、额勒故、扫料日台等,其中有很多外来户)看法,但只要是在自己承包的草场上卖草,同时也没有明显地造成退化,谁也无权指责他。




  说句题外话,今后的牧民不会只把眼睛盯在牲口上,草的价格好,他会少养畜多卖草。我国每年都有牧草出口,我非常赞成苜蓿出口,它可以又养地又赚钱,生态、经济均有好处,但反对禾本科的羊草出口,那出口的是资源。而牧区向内地卖草,就是你养或他养、牧区养或农区养的事,草一点儿没糟蹋,利用效率恐怕还要超过牧区(舍饲和良种),如不过分打草则与牧区无损;家庭承包,他家卖草也与你家养畜无损。这不像上游截水,下游受难,他家的草场啃秃了,你家保护好了不会受影响。因此,牧区最要紧的事就是每个家庭搞好自己家里的草畜平衡,那就是上万亩、几万亩草场!连成一片就是整个牧区!外人侵犯了你的草场,如别人的驴跑到自家的草场上了,首先要主人管,就跟小偷偷了你家东西,主人不报案,谁知道他是小偷。

如果牲畜的价格一直比较好,牧民更要搞好青干草的贮藏,建设暖棚,两胎接羔,均衡出栏。有条件少量灌溉的,可以种植青贮作物,种一亩青贮作物等于保护上百亩草原,可以保存几年、十几年,有利于调解丰欠。

大家都是从计划经济时期走过来的,不能再对牧民一般性的生产指手画脚,政府应逐步学会提供信息、预警、技术、培训等服务性工作,包括有利于保护的打草技术、草场补播种草技术等等。但对少数违法行为加大打击力度,发挥警示作用。当然,这些说起来容易,作起来要有很长一个过程。

顺便说一句,人工种草之后一定要封闭1-2年。鄂尔多斯的种草难度远超东乌旗,浑善达克沙地种草更为容易。东乌不用种草封闭后自己长得可能还会超过人工种植的草。有一年我看见锡盟在坨甸里开荒种鄂尔多斯的柠条,我气得大声抗议:“你们应该种到沙丘上去,现在这叫暴軫天物---毁了那么好的草种质量差劲的灌木,过一两年原生草长起来 ,柠条还是活不了!”


4-19
 马上出发去宁夏鼓动人工种草,走前再解释两个问题:
  1、回3楼,牧民卖草是由市场决定的,当然可以卖给外地,以获得较好的收益。本地是以草定畜的,没有必须养多少的规定,也就不存在草不够的问题。想多养牲畜的没有道理用低于市场的价格买草,更不用说无偿调草。但是,国家应该多贮备一些饲草、饲料,以备大灾年救济牧民。
   2、“有眼光、有智慧、较富裕的牧民”都不会破坏草场,只会计划使用草场。但是他们绝对不会不贮草(计划打草或购买草料)。道理非常简单,靠放牧越冬消耗的草更多,即使不是灾年,没有死多少牲畜,但光是掉的膘就等于浪费了去年秋天抓膘的好草。春天牲畜死亡的更多,瘦弱更会造成母畜和子畜的死亡。
   象hurtu说的,有头脑的牧民还会租别人的草场放牧、打草。
7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2:01:48
Re:
08-4-18
这不是根本的办法,只要草原上还有草,能打得下来,就会有打草机,就会有草贩子,这二者法律永远不会取缔。而且罪不在二者,就象不能埋怨山羊破坏草原一个道理。
  东乌旗已经开始在采取措施了,不管开始效果如何,总不是坐而论道。如果有机会接触到牧民,应该帮助他们策划一下生产的安排和草畜平衡计划。老马倌说到卖草、打草场,也说到牲畜多了,牲畜少的营子卖草。但问题的关键是牲畜多了。草场是他自己的,如果会安排,生活应该能够过得去。


08-4-14

我在回答“曾经草原”的质疑时曾说:

Re:10

      "各级草原监理部门只能依据《草原法》第七十三条  对违反本法有关草畜平衡制度的规定,牲畜饲养量超过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草原行政主管部门核定的草原载畜量标准的纠正或者处罚措施,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 而内蒙古自治区尚未作出此类规定,因此不能罚款。如果发现执法部门因超载过牧罚款的,属违法行为,可以举报。"

如果多数人反对,立法是没有希望的。

至于达赖所问的其它规定,《草原法》还有专门章节,国务院有专门文件,还有很多操作的具体技术规程等等。但你对执行和操作想得太简单了,你的办法目前任何草原大国都无法实行。草原的情况是无时不刻都在变化的,但政府行为不能无时不刻地去干预。象打多少草、卖多少草、租多少草场、卖多少多羊羔……这比计划经济还计划经济了,不说根本管不了,没有力量去管,要真管了,不叫老百姓骂死才怪。5年核定一次是合理的,草场随雨水变化一般为丰、欠、平一个周期5年左右,以5年平均产草为基数核定养畜对草场不会有大的冲击,如果培养了牧民的草畜平衡意识,也会在出栏时自动调解,即使不随时调节也不会有大的破坏。指望每年核定草产量和养畜量是做不到的。全国几乎所有的数字都是一个模糊值,是个处理值。在牧区我兼了好几年统计,年年数羊,兴师动众,依然不准。接羔适时统计更是胡闹,我每天紧跑慢跑15天才能在10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跑遍每一个蒙古包,公社要我5天报一次数字,我明确告诉他们:瞢的比数的准(当然要看是谁瞢)。现在业内人人都说全国猪的数字不准,我说,人的数字准吗?我当时只是一个嘎查的统计,现在草原监理队伍才有几千人(费了多大的劲争取的编制,还有人说是白吃饭),却要管理几十亿亩草原,他们又承担所有草原的监测和每户草场的测产、以草定畜及对破坏草原的执法监督,是没有可能再搞事前监管的。

现在这些条文我已经觉得繁琐了,如果按目前的法律,授权地方处罚,目前的技术规章也足够了。绝对不可能时时监管,只能以事后监督为主,即发现草场退化再排查原因,对超载等违法行为进行处罚,责令恢复。

对普遍违法行为的处罚,使我想起了美国的“税收战争”,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征收是靠枪杆子打出来的。直到现在全世界偷逃个税仍普遍存在,而处罚是个别的:靠重点阶层的监管;看住往枪口上撞的人。

至于达赖说的交通罚款与此没有可比性,司机素质的考试准入、交通安全的设施、交警的人员配备等都是交通执法的保证。而农用机动车(包括草原用车)管理就是一片混乱,牧民的机动车有几个是有合法牌照的?牧民驾车有几个是有本的?中国真正成为法制社会还需要走很长的路。


---此回复由草原兽医在2008-4-14 16:30:35编辑
感谢金花的理解!干了一辈子与草原有关的工作,对有草原割舍不断的感情。61岁了,工作担子卸了一半,这才有空与大家交流。我想,一些政策如果连知识青年都不理解,怎么能得到牧民的理解呢?在交流的过程中,也帮助我理清和回忆以往的思路,检验我所参与制定的一些政策是否办得到,行得通。
   感谢达赖对我的很多启示,他对牧民的真挚感情和率真的性格很令人感动。其实我们最后争论的思路归为两歧:一个是应该做到的;一个是能够做到的。而与另一些知青讨论的是:“应该做”还是“不应该做”。
    个税的例子我说的是对偷逃税的处罚,因为即使在发达社会里,偷逃个税也很普遍。
    两种处罚的不可比,是指城市交通执法俱备了管理相对的人教育和准入条件、交通执法的设施条件(红绿灯、电子眼等)、众多的执法人员(交警)的配备;而草原超载过牧的执法尚不俱备类似条件,就象在草原上牧民开车违法(无证驾驶、无牌照车辆等)一样难以处罚。
    回答小A:对草原主张恢复游牧才叫“无为而治”,我主张创造条件,循序渐进。对此我从未内疚过。
---此回复由草原兽医在2008-4-15 10:48:32编辑
8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2:05:37
Re:
08-4-15
 看了hurtu的贴子很高兴,这正是咱们30多年前在胡热图所宣传、鼓动的。为了让队里多出栏羊,我们找领导班子谈,开牧民座谈会,一个包一个包做牧民的工作,现在终于成为牧民的自觉行动。这个观念的更新用了大约15-20年,我估计,再有这么长的时间,“以草定畜”能够成为整个牧区牧民自觉的生产方式。到时如果象蒙古国现在一样,3/4的牧民离开牧区,草原的“载畜量”和“载人量”都减少了,大约就能恢复到70年代末的样子了。
    达赖说的“
可一旦你撞死人了,交通法就管用了
。”这就是事后处罚,这种方法可以用到草畜平衡的执法上。“撞死人”属于不可挽回后果,正是交通执法不计成本,“事前监管”立法原意。大多数可能挽回后果的多采用事后处罚模式。
   目前最简单的方式是督促内蒙古人大设立超载过牧的处罚条款,这是《草原法》授权的,迟迟不作规定有不作为之嫌,建议大家共同努力争取一下。
   金花不要生气,小A与我认识,网上网下直来直去的方式我们都习惯了,叫我一声“大叔”已经好高兴了。他是一个信马由缰,率性而为的年青人。


08-4-16
小阿:这回我可是真的生气了,我什么时候说过你要“恢复游牧”?
  近一年多来,各种报刊、网站甚至人大政协的提案中都有人提出恢复游牧,拆掉围栏,停止草原建设的要求。我的几篇“关于草原保护和游牧文化的讨论”说的都是建设和保护措施。
   马少了并非坏事,牧民产业结构调整,什么赚钱就养什么。关键是牛羊多了,草场压力大了。
   你老说我“咬文嚼字”,我看你不但学会了“咬文嚼字”,还学会了“断章取义”。
   我也曾急过,活过60岁才知道光急没有用,要有办法,而且是可行的办法。鄂尔多斯行,新疆行,锡林郭勒为什么不行,再分析原因,找找办法。
  

9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2:14:52
Re:
08-4-6

黑河分水之争持续了二十多年,河西走廊是我国著名的商品粮基地,金张掖、银武威历史上就靠祁连山雪水形成的黑河和石羊河灌溉,是典型的灌溉农业,正象赵紫阳说的:有水就是绿洲,无水就是荒漠。改革开放后,为济定西之贫,把“陇中苦,甲天下”的定西农民大量迁到河西走廊,并要保证他们每人一亩水浇地,金塔县就是那时重要的一个移民点。1983年还在财政极为困难的时候,国务院拨专款建设河西和定西,一拨就是20多年,彻底改变了曾让周总理落泪的定西的贫困面貌。当时,这是赵紫阳的一个“德政”,河西也因此加大了开荒力度,兴建了大量的水利工程,逐渐造成了黑河断流。1992年国家水利部决定黑河分水2个流量给下游额济纳,但甘肃省不执行,理由是上游百万人吃饭重要还是下游几万人生态重要,生态问题摆不上议事日程。直到2000年朱镕基视察坝上和内蒙时,听了刘明祖书记的汇报后下了死命令,水才流到了额济纳。

其实这样的例子在全国以至全世界屡见不鲜 :黄河多年断流就是因为甘肃、宁夏、陕西、内蒙用水过度,有人形容“就象无数根管子在抽母亲的血”;以色列发动中东战争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争戈兰高地的水源;我国所有的涉外河流几乎都有矛盾和隐患,都要建立协商机制;连小小的乌拉盖河上游都要建水库,雁过还要拔毛呢,何况水脉?没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对内、对外都不能有效地掌握自己的命脉。

还有一个学术性的问题,额济纳不是沙尘暴的源头,她只是阿尔泰山脉东部蒙古荒漠草原沙尘暴源头的路经地,周围的沙漠无法提供尘源,沙子颗粒太大上不了天。只有荒芜了的绿洲可以提供尘源,但绿洲太小了,就象黑河被截流之后河西走廊减少不了沙尘暴一样,额济纳也增加不了多少沙尘暴。但额济纳绿洲减少,湖泊消失,珍贵的胡杨林、柽柳林消亡,生态环境和人居环境大为恶化的确是水源分配不公造成的。对于人均水资源仅占世界1/4的中国来说,今后由水产生的争端会越来越多,水利部跨省区的流域管理局就是因此而设的。不仅如此,祁连山雪线上升之后,河西走廊的绿洲也会减少。

再有,河流截水和高空截云,道理是一样的,都是不道德的。现在还看不出来,当炮声四起的时候,争端就该来了。当初黑河截水也是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先解决人的吃饭问题,谁也看不到对生态系统的破坏。

人对自然的干预是有限度的,其副作用短期也难以明了。“南水北调工程”短期内看不到对南方的影响,所以反对的声音小一点,但同是干旱地区的河西走廊与额济纳、乌拉盖牧场与东乌中西部、叙利亚与以色列,截调人家的水带来的可能就是打架甚至是战争。天上的云确实是有定数的,多了这边一定少了那边。但南方的多雨不是北方的云形成的,特别是积雨云不会跑到南方去下。干旱草原的面积太大,能有一点儿积雨云太不易了,谁知道这块云会飘到哪?谁能肯定这块云飘过你头上的天空不会在你旁边的干旱草原上下雨?谁有钱谁打下来,那没钱的一点希望都没有,眼巴巴见得一块可能下雨的云要过来了,那边几声炮给打没了!他不生气?地方政府拿钱打打也就算了,还没引起争端呢,但中央政府如果拿钱干这种厚此薄彼的事,那才叫“额勒固”呢!青海和河北有无人的雪山或大海,积雨云的分配多少可能吃一些偏饭(雪山如果不下雪,黄河长江的源头也就完了),但“人工造雷”“满天开花”,大家都这么做,打架是早晚的事,现在已经听到一些争端了。我估计,地方官爱干这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吗!

《沙起额济纳》是CCTV于2000年5月12日播放的,对黑河分水起到直接的推动作用。之后,分水已经成为制度,生态也有好转。又过了快8年了,情况又有了变化,是当地的生产、生活活动对生态环境造成新的压力。
   现转贴2002年黄委会领导的一个讲话和2008年内蒙的监测报告,供大家参考。

科学调配水资源 支撑黑河流域生态建设

--在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黑河综合治理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李国英

(2002年8月30日)

08-4-8
这绝不仅仅是一个科学决策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立法、协调和管理,更难的是一户一户去做老百姓的工作:水从田边地头经过,你强迫老百姓不得开闸放水,他能不跟你拚命已经是很难得了!这不是得到,这是得而复失,这是从别人的口中夺食。说实话,我对甘肃的老乡能够顾全大局,能够不闹事、不扒口子已经是很敬佩了,我为这样的老百姓感到自豪!

08-4-10
  我怕的就是补贴养畜,这个账无论如何也算不过来。你可以算一下,如果需要补贴10元/亩,1户1万亩就要10万元(东乌西部约0.5万亩/户,东部约1.5万亩/户),把人全养起来不就算了?按“实际支出”只能越补贴养的越多。即使补贴3元/亩,什么都不干也可能达到或超过了原有的生活水平,这已经是全国补贴水平最高的了。

实际目前国家实际支出要高得多:补贴标准是禁牧、休牧围栏20元/亩,禁牧补饲料粮11斤/亩(05年0.45元/斤,现在约高出一倍),牧草补播10元/亩。这本身就是生态补偿,还没有更好的办法。按政策要求,只有实行草畜平衡的地方,才能给予补贴,否则补了也是白补。
   “草畜平衡”有政策要求,无强制手段。对此,我也没有好办法。

4-10
 好在植被是可恢复的,好在草原已经确定了权属并承包到了户,过个十年八年,牧民该吃的苦头已经吃到了,合理放牧得了甜头也已经得到了,立法机关也会逐渐明白:处罚超载过牧的人不是侵害而是保护牧民的利益!再加上集中教育,合理引导分流牧民进城就业,减少草原的人口压力。总之,加强宣传、引导和合理的投入,盼望到时会好一点儿。
08-4-11

80年代以来,在社会的共同努力和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为草原保护营造了一个外部环境:出台了《草原法》,明确了草原权属,牧民家庭承包的草原,任何人无权侵犯,不得滥垦滥挖乱占,否则要吃官司,有人追纠;纠正了对草原的认识:不仅仅是生产用地,更重要的是生态屏障;加大了对草原的投入:现在不是没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投才有用;建立了一支专业队伍去执法,去监测草原的生态变化……。当然,队伍建设和管理及有法不依的问题很多,这主要是地方政府的事儿。

《草原法》最大的不足是草畜平衡有制度,但只能引导,无法强制。牧民是草原利用的主体,也是草原保护的关键,没有制约即没有保护。很大一部分专家不同意强制,认为即便是有了强制条款,你也无力执行法不制众,一些牧民和知青也反对,认为会侵害牧民利益。说服我的理由是:社会进步和发展还没有到这个阶段,我无力反驳,只能默认。

  扪心自问:我努力了,我计穷了,我累了,我老了,我要退休了……。结论是:寄希望于后来人,寄希望于社会的进步,牧民素质的提高。

08-4-12
我确实是从草原中走出来的兽医,经过了40年的经验和知识积累,成为政府机关中一名资深的技术官僚,所能发挥的作用也仅仅是技术方面的决策和参谋,而立法工作需要庞大的国家机器长时间繁琐地运作。《草原法》的修改从起草到人大通过历时7年,并且没有几年的执法实践是不会再次列入立法修改计划的。平心而论,现行的《草原法》是一部好法,你认真看一看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如果真的能够贯彻执行,牧民利益和草原保护可以兼顾。问题就是出在执行上,1985年的《草原法》根本没有罚则,无法执行,现行的法要好得多了,对所有从外界破坏草原和侵害牧民利益的违法行为都有罚则,但对牧民自己的“非故意”行为,只有“责令纠正”。这可以看出立法者的苦心,而且这是立法的惯例,不需要声张理由,国内外很多法都是这样,但有些国家的修改程序要简便一些。

现在我已无权过问草原投资的工作,如果是我主管,我不会同意“退牧还草”资金长期投在一块草地上。所谓禁牧是政府拿钱买饲料让牧民舍饲应该放牧的牲畜,并围栏、补播,使草原休养生息,草场恢复之后牧民要合理放牧,实现草畜平衡,永蓄利用。这笔钱应该滚动使用,逐步形成普惠。如果无限制连续投入,每年国家要拿上千亿,超过农业的全部投入(包括水利基建和农民直补),那样也不需要草原了,全由国家拿钱圈养了。
   一部法一时很难解决全部问题,一个有争议环节的未能达成一致(包括牧民和知青的意见),《草原法》就没有用了吗?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部法,不实行草原确权,可以随便移民,可以任意开垦,草原会是什么样子。不应该是这种思维方式。
    我也曾认真想过,如果超载过牧的实行罚款,应该怎么执行?60-70%的牧户超载了真下手吗?罚少了没用,罚多了会影响社会稳定吗?请教我。

10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2:20:43
Re:
08-3-30
马的体外寄生虫




 

     马的体外寄生虫一般有三类。

第一类为吸血类,如蜱类(草爬子)大家都很熟悉;

                  体虱类,马虱子行动迅速,身体坚韧,用手 掐不死。有一次我没有带听筒,用帽子贴在一匹病马的心脏部位,再把头贴上去听诊,没想到马虱子爬了我一头。我想,这下坏了,自己身上的虱子还抓不完呢,马虱子跑这么快,更没法抓了,马皮那么厚都敢咬,人皮还在话下?结果一小时不到,没有咬我一口,马虱子却一个也没了,全跑到我的爱马身上去了,我倒成了传染媒介。

     第二类为皮内寄生虫螨类,表现为疥癣,体状为掉毛、结痂、瘙痒。主要不在咀部,而是在体侧和尾根。马最难受是在春天,我的青花马尾根得了疥癣,放羊时看到它不耐其烦的样子,我顺手掐断一棵狼毒草,把它的白汁涂在它的患处。没想到狼毒草太毒,疥癣好了,涂抹的地方三年没长毛。

      第三类我称之为路过类,即途经皮肤的体内寄生虫。主要有马胃蝇和牛皮蝇(个别走错了,成了马皮蝇)。胡子所说的就是马胃蝇!马胃蝇是长着黄毛的勾勾尾的大个蝇子,很好认。但它的生命期很短,只有十多天,破蛹后不吃不喝,公的交配后即死,雌的产卵完成传宗接代的使命之后也死了。初夏母蝇把卵产在马的小腿上,注意是前腿,仔细看可以在小腿的毛尖上看到小如针眼的黄色卵。十天左右孵化成一期幼虫,它们的活动引起马的不安和啃咬,幼虫很快就会集中到马的口腔和咀部,没有直接进入口腔的幼虫积极活动,有些甚至拚命钻入皮肤进入口腔,可想引起马的反应。这也是马找人亲近的原因,但是你要小心了,不要直接用脸与它接触,有过马胃蝇幼虫钻进人的皮肤的病例。

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实际马咀部“皮肤病”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马受罪的时间几乎长达一年,甚至会因此死亡。一期幼虫叮咬在马的咽喉约30-40天,会引起咽炎、异物性肺炎,二期幼虫会在胃里寄生一冬,多的有达十几斤虫子,大量消耗营养。春天我给马群饮水驱虫,还没饮完水就已经拉成一片,围着水井可以看到万头攒动,景象吓人。实际上秋、春各驱虫一次,可保无虞。

另外,牧民有时拿虱子开玩笑:他从伙伴身上捉到一个虱子,会在手上研究半天,再煞有介事地说:这不是男人身上的虱子!这是因为虱子有体虱和头虱,体虱的腿是分开的,而头虱要抱住头发,腿是抱紧的。紧接着他要问:昨天夜里你在哪儿?

08-3-29
 碱蓬的蒙古名:合勒齐,正是由于牲畜不吃它才能在盐碱地里保存下来。冬天下雪之后,如果牲畜没有舔盐的地方,二周左右一定要把羊群赶到滩地上来。这时的碱蓬已经变黑变矮,盐分很高,羊群吃一个来小时就受不了了,会去吃雪和吃别的草。牧民就说它是“咸菜”(达不斯太--脑高)。
  别指望综合利用它,必须保证它的种子落地,能有生态作用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用江苏或山东的碱蓬种子,成熟期需要180多天,种子怕落不了地。用当地种子应该最好,但很难找人去采集。
3-30
 回答14楼:在山东、江苏沿海的碱蓬因当地降水量高达600-1000毫米,所以长得高大茂密,完全可以作为一种作物利用。同时种子产量非常高,大量利用也不会影响种子落地或播种,即便是人工播种也很容易成活。
    而在草原干旱条件下,植株矮小,产种稀少,因为是一年生必须依赖种子繁殖。如果这点珍贵的种子被人采集利用了,碱蓬也就不能繁衍生息了。 

4-1
 回答14楼:在山东、江苏沿海的碱蓬因当地降水量高达600-1000毫米,所以长得高大茂密,完全可以作为一种作物利用。同时种子产量非常高,大量利用也不会影响种子落地或播种,即便是人工播种也很容易成活。
    而在草原干旱条件下,植株矮小,产种稀少,因为是一年生必须依赖种子繁殖。如果这点珍贵的种子被人采集利用了,碱蓬也就不能繁衍生息了。 

4-2
实际这个问题已经讨论多次了。从最近的降水形势看满都就是比布林高,这是因为东乌处于典型草原向草甸草原的过渡带,最东和最西相差约一倍左右。因此,西部更要控制载畜量。人类控制不了气候变化,也难以控制大面积的地表植被,能够控制的只有人类自己的行为。如果给了那块草地休养生息的机会,它没有任何理由不恢复原有的植被。如果到了人类控制不了自己行为的时候,那就只有等待世界末日吧!

11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2:25:33
Re:
08-1-11
传统的游牧生产方式缺乏对自然灾害的抵抗能力

传统的游牧生产方式缺乏对自然灾害的抵抗能力 

 
 


 

    没有经过草原雪灾的人不可能体验生产方式落后的痛苦,看着牲畜活活被饿死,谁还会去想“天人合一”的浪漫?谁会去赞美自欺欺人的“无为而治”、“顺其自然”?

    1968年和1978年的内蒙古草原的雪灾很多人都忘记了,那时的惨境依然历历在目。记者和媒体有印象的仅有内蒙古2001年的雪灾。当年内蒙古草原的雪灾与蒙古国的雪灾一样大,牲畜数量是蒙古国的2.5倍,但死亡的牲畜却不到蒙古国的1/10。那是因为内蒙古有了建设,有打贮草,有全国的支持。

蒙古国1990年以来,畜牧业基本实现了私有化,畜产品由牧民自产自销。1994年至1999年,由于风调雨顺,蒙古畜牧业连续6年获得大丰收。1999年底蒙古的牲畜存栏数达3350万头,仍然是游牧的生产方式,缺乏抗灾能力。2000-2002年蒙古国的雪灾共减少了981.55万头牲畜。农牧业在蒙古国民经济中居于重要地位,农牧业提供国内生产总值的33.4%,畜牧业占农牧业总产值的87.6%。畜牧业连续遭受的雪灾,严重影响了蒙古国内生产总值。2000年冬季雪灾,蒙古牲畜损失达330万头,直接经济损失达到1000亿图格里克,损失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6%。2001年蒙古再次发生雪灾,又损失了420万头牲畜,造成损失达1400亿图,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左右。仅库苏古尔省就损失了牛群的80%,而牧民每年销售的畜产品仅为1200亿图。很多牧民失去牲畜而流入城市谋生,拉开了贫富差距。如果说“顺其自然、无为而治”的话,那也是牲畜少了,草场又恢复了,人的命运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近年蒙古国也有人提倡改革,蒙古总统巴嘎班迪2004年8月10日接受水均益专访时说:“在蒙古,城市化、定居进程与传统畜牧业是同步发展的。蒙古国大呼拉尔和政府已提出了区域化发展的思路。根据这一思路,为了均衡蒙古国内各区域的发展,将通过开发中心发展区域,使人口稳定地定居于原来的地方,以促进当地的发展。这也将成为蒙古政府近几年要努力实现的众多目标之一。”同时有报导说:“.蒙古政府准备放弃游牧,走集约化的道路。蒙古政府果断地提出了游牧业向集约化畜牧业过渡的方针。近年内要解决畜牧业不受环境气候制约的问题,建设集约化企业。为了减少环境气候对畜牧业的影响,保障畜牧业的持续发展,非常需要建立地方专业化合作企业,生产饲料,提供产品、原料,进行初加工。”
    -----这一切,都必须慢慢地摸索。

 蒙古国雪灾




失去了牲畜的牧民,只有离开草原,跑路乌兰巴托郊外搭蒙古包。


12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2:31:37
Re:
08-1-11
数字能说明问题,即要全面,更要准确,“十分之一”的准确出处在哪?95%的面积退化是有可能的,连蒙古国这样地大物博人稀的草原退化都达到了70%。但是,目前的草原退化不是不可逆的,只要控制载畜量和载人量,又遇到今年内蒙古西部这样的好雨水,草原会再次变绿的。鄂尔多斯草原建设的经验告诉我们:比锡盟草原旱得多的草原也能够恢复、能够巩固的。
    “哈日根纳”(拉丁文Caragena,来源于蒙语)叫小叶锦鸡儿,是豆科的好牧草,春季满树的黄花羊最爱吃,冬季枝是绿的,被牧民称为“冻四绿”(hortuu-dorben-naogaon)之一。它的根深达5M以上,是固沙的好植物,风是吹不出来的。

1-12
我根本没有想证明什么,只是想说:无所事事,完全靠天,那只能回到原始社会。草原上大量的人为活动无疑会破坏草原的生态系统,这绝不是单指那一项活动,无序的打草只是其中一项。
    情绪化的思维是容易偏差的。
    另:“碗口粗的咖啡色根裸露在草原上”的不是小叶锦鸡(它的根是白色的),而是“叉分蓼”,它在流动沙丘上常见,并非是退化草场上才有,也并非是耐旱植物。“灰灰菜”是个好东西,做为先锋植物能形成地表的小环境,是草场恢复的先兆。


1-15
Re:致A老弟
   优-宝勒森-拜--,其尼-阿伯盖-钦-窝勒怪-优嘛!
   跟你这样年青人在网络上跑,也感到年轻了。只是你能够在草原上信马由缰、肆意驰骋,而我却象是在故纸堆里引经据典、之乎者也--想想,自己也觉得好笑!
    记得12年后离开草原时,嘎查的智者奥吉玛跟我聊了一夜,最后问我两个问题:你对下乡镀金论的看法?你是否真的理解蒙古人了?对第一个问题我毫不含糊:那他在草原上白活了!第二个问题,我思考再三,还是摇了摇头......
13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2:36:03
Re:
07-12-19

关于《草原法》和草原权属的确定

 

 

1、内蒙古草原已经按照《草原法》的规定完成了草原权属的确定,除了少数存在边界纠纷的地区以外,其它地区都完成了所有的法律确权程序。草原确权不能依据《土地管理法》,它的调整范围主要是耕地,立法出发点是不同的。《土地管理法》11条明文规定:确认草原所有权或者使用权,依照《草原法》办理。草原法专有权属一章。

   一个人可以蔑视一切,但他不能蔑视法律,也必须服从法律。如果没有草原法,草原管理和确权则无法可依。我担心一些未理清法律关系的人帮助牧民打官司会越帮越忙。更不能剥夺牧民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力—指着牧民早已领到的草原集体所有权证:这没用!早过期作废了!这片草原的所有权还不是你们的,必须重新领xx部印发的所有权证!这不是犯神精嘛?你是立法机关还是执法机构?凭的哪一条法律?但是一个知青对牧民这么说,很可能会影响到牧民集体依法维权的信心。

各级行政主管部门要履行职责,认真执法,草原所有者和使用者应当履行保护、建设和合理利用草原的义务。这需要加强管理和长期不懈的教育。

    2、草原确定权属和承包到户与牲畜自有自养政策是相辅相成的,是不矛盾的。农村土地承包后,所产的农产品自然归自己所有。牲畜具备生产资料和农产品的双重属性,没有人质疑80年代初牲畜作价归户(实际是计价均分)的合理性,但很多人质疑草原承包到户的必要性。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及时承包草原,势必会迅速地两极分化,一部分牧民不但会失去牲畜,更会失去草场,移民涌入速度将大大加快,草原的过牧和退化更将难以遏制。

    3、草原法规定:集体所有的草原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经营的,必须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牧)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牧)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以及相关的规定都回答了一个问题:牧民是草原的主人,政府有责任监管。

    4、法律限制了牧民以外的人以主人身份经营草原。如何帮助牧民实现现代化管理,是知青中有心人的一个课题。如果有能力、有资金或有资助、有捐助的话,可以先设想由外向内的帮助。如成立草原保护科技和咨询公司,投标承揽国家的草原建设项目,廉价给牧民找水、打井、种植饲草料,承建棚圈、围栏等基础设施,帮助牧民规划和建设轮牧小区,承担牧民委托的家畜改良、畜产品收购、加工等产前产后服务以及其它科技咨询服务。如果生存得下去并得到发展,可以入股牧民的合作组织,得到更大程度上的发言权。


14楼(TOP)

   啊多沁 保密
等级:四天王天
等级 四天王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18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263 
金钱 280
经验 1036
在线 0天12小时36分
来自
注册 08/2/5 0:30:2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19 22:59:30
Re:回14楼
谢谢草原兽医,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请教草原兽医帮忙。
15楼(TOP)

   G·阿拉坦其其格 美女
等级:梵天
等级 梵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2194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21709 
金钱 23490
经验 71461
在线 33天9小时1分
来自
注册 07/10/19 3:43:11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20 3:50:25
Re:
谢谢草原兽医将帖子集中起来,这样看起来的确方便多了!

过几天我们就要回草原了,由于受大家的影响,也想带着关于如何管理草原才更好的问题,回去问问牧民,我想知道他们的想法,毕竟他们是生活在最基层,而且草原和牲畜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如果收集到什么好的建议,再来与大家一起讨论。
16楼(TOP)

相逢是缘,惜缘是金!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20 14:22:46
Re:
08-3-21
回2楼:真的不用谢,虽然都是天天接触的,但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比如3楼提到的“益生菌”就是一个比较摸糊的概念,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提到发酵首先要说的就是乳酸杆菌,大自然里有太多的种类,人的生命和生活几乎离不开它。对于酸奶,乳酸杆菌作用于奶里的只是乳糖,而不是蛋白质,换一个说法是糖酸了而不是奶酸了。牧区的酸奶是纯天然的,是最有利于健康的。而工业化酸奶筛选的菌群配方考虑的是色、香、味、形态等商业价值。如嗜热链球菌发酵乳糖会产生甲酸(也叫蚁酸)对人体是不好的,特别是甲酸会变成甲醇则是有毒的。当然商品酸奶甲酸的含量会很少,但用了这种菌味道会很香。像一切工业化生产一样,有利必然有弊,我要强调的是:商品酸奶肯定对人体有益,但比起牧区的酸奶来仍有不足。



08-1-23
喝茶----怎一个“透”字了得?

 

 

 

 

   喝茶的好处自不必说,副作用呢?“睡不着觉”、“憋不住尿”,那当落得饮茶境界之下乘。其实在牧区冬天放羊,喝不透茶才真是“睡不着觉”、“憋不住尿”呢!

    我插包的主人叫沾布拉,老家是奈曼旗半农半牧区的,吃不得远搬游牧的辛苦,都是让他的六指(趾)兄弟布和朝鲁跟我一起出包,要搬到200里以外的山里。一冬天要搬20次家,铲20个羊盘。我和布和朝鲁每年远搬都是住“套布阁”,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哈纳”和一片大毡子搭成的小包,人在中间站起来,头露在外面,远处看,就象人穿着一身毡裙,怪怪的。住“套布阁”冷要超过住蒙古包,御寒也有两个办法配套使用:一是“捆”,睡觉前先把腰带呈“U”字型在毡子上摆好,再铺上一半皮被,裹好皮得勒,压上另一半皮被后,用身下的腰带把自己平行捆两道----象捆棕子,更象捆“木乃依”。二是“喝”,要把茶喝透。每天晚上我把羊群赶回羊盘,饭后都要酽酽地煮上一大锅茶,加好盐,倒进壶里,再扒出带有余火的炉灰,把茶壶放在灰上保温。布和朝鲁边喝茶边听广播边打呼噜,而我则挑亮羊油灯,边喝茶边加火边看我的书。这些想方设法收集来的书是我的宝贝,它们有大学的教科书:动物生理生化学、分子遗传学,匈牙利大医学家胡提拉的兽医学(动物内科学、外科学、产科学)。我的大学课堂不是阶梯教室,而是这小小的“套布阁”,但实验室却大了去了,是草原,是数不清的马群、羊群和牛群……

    我和布和朝鲁喝得混身出汗之后,一壶茶也差不多喝光了,撤了火,盖上顶毡,再按上述办法把自己捆好,乘着茶的热乎劲儿和那点儿盐,可以美美地睡到八点天大亮。但如果没有喝好茶,肚子里没个热水袋进了被窝,保准起夜,而且再也捆不好被窝,越冷越起,越起越冷,那这一夜就完了。当然,即便是喝好了茶,如果夜里来了狼,炸了群,那就另说了,甭想再睡了。

    我在“套布阁”里过了七个冬天。
    晚上喝茶的习惯一直保留了40年,现在每晚没有一杯新泡的绿茶是睡不好觉的。附带的本事是,无论是喝多酽的功夫茶或是意大利的“卡布希诺”(咖啡),我都会倒头大睡

07-12-13

回答镁尔斯

        对蘑菇圈有很多说法,大致有蒙古包弃址说、旧羊盘说、水成说、雷击说、地质说等。实际上不只是内蒙古草原的白蘑有蘑菇圈,其它蘑菇甚至在城市的绿化草坪上都会出现蘑菇圈。不同的是,有的蘑菇圈于草有益,有的则有害。

        内蒙古草原上的蘑菇圈是由蒙古白蘑在自然状态下的繁衍所形成的。白蘑的真菌孢子在菌褶里成熟后,散落在枯草腐根中,长出菌丝。菌丝体生命力极强,不停地向四周延展,一旦雨水、温度条件合适即生成子实体,在草原上形成圆环状蘑菇圈。如果延伸时受阻,便形成马蹄形。刚形成的蘑菇圈较小,随着菌丝不断向外延伸扩展,蘑菇圈越来越大,年头多的,蘑菇圈外圈直径可达20米左右。

        蘑菇与羊草具有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蘑菇的菌丝体自身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同时加快周围土壤里的有机质,特别是枯枝败叶的腐熟。而羊草是根茎型禾草,其根茎横走而不深扎,正好与菌丝体处在同一个土层,享受这个小环境的特殊营养条件。处于蘑菇圈外围的最新鲜的菌丝体遇到最合适的水热条件后迅速吸收养分,发育成为子实体和蘑菇,圈内的陈旧的菌丝体与腐熟的有机质则成为羊草的养料。因此,处于蘑菇圈的羊草长得格外绿,远远地就能发现蘑菇圈。

        有人研究:白蘑菌丝体分泌一种激素有益羊草生长,而其它蘑菇分泌的激素可能不利于禾草生长。我不知道这种激素是什么。
       草原随着人类活动的加剧,白蘑不是被人采了,就是被羊吃了,等不到真菌孢子的成熟,草原上的白蘑和蘑菇圈会越来越少。真不知道哪一天草原上会出现毒蘑菇圈,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17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20 14:33:03
Re:
07-12-4

回答二草:关于蝇类的分类和“瞎碰”(羊狂蝇)

 

     回到北京,我查了昆虫纲双翅目的有关资料,又结合兽医寄生虫学和我在草原上学到的知识,试着给你一个回答:

  双翅目昆虫包括蚊、蝇、蠓、蚋、虻,世界已知有85000种,中国已知4000余种,而蝇类世界则有上万种。

  蝇类又按食性分为吸血蝇类、不吸血蝇类和不食蝇类。

一、吸血蝇类为蛰咬动物或人的蝇类,如蝇科的蛰蝇亚科、舌蝇科等,它们又与蠓、蚋、虻(小咬、瞎虻、马蝇子等等)有区别。

二、不吸血类主要是我们常见的家蝇,如:蝇科的厩腐蝇、市蝇,丽蝇科的大头金蝇(绿豆蝇子)以及麻蝇、花蝇等科。

  杂食性蝇类食物主要是腐败的动植物、人和动物食物、排泄物、分泌物、脓血、绝大多数蝇属于此类。它们是病原微生物的传播者,也是腐败物的清道夫,对环境有一定的好处。它们的口器是舐吸式,不能撕咬,蝇蛆的口器也只是刮吸式的,对血、伤口、腐肉最为感兴趣。牧民最痛恨的一件事就是草原上的艾虎(两头乌)偷袭母牛-夜间从趴着的母牛阴门咬进去,任凭牛怎么狂奔都不松口,直到一夜吃掉大部个屁股才满意而归。第二天中午,脸盆大、深可见骨的创面里全都布满了蛆。每次我处理创伤,都不是用镊子,而是用手大把大把抓蛆,一抓就是一盆。但几乎没有痊愈的,不是因骨髓炎败血死亡,就是冬季瘦弱死亡。当时恨死两头乌和苍蝇了,现在看来与生蛆关系并不太大。正象你的小狗伤口生蛆一样,蝇蛆只是清除了脓血,干净了创面,八天十天蛆要落地变蛹,自然离开了创口。当然,蛆太多了或不断下蛆又另当别论

三、不食蝇类,就是不吃东西的一类蝇子,这是最可怕的蝇类了。主要有狂蝇科、皮蝇科、胃蝇科和肤蝇科等。人肤蝇中国没有,它的幼虫(蛆)能钻进人的皮下生存。内蒙古草原上见的最多的就是羊狂蝇、马胃蝇和牛皮蝇了。

  这些蝇类一生不吃东西,一生是指其成虫,即从破蛹羽化到交配、产卵后死亡共约十天,其生命就由卵、蛆、蛹三个阶段来继承了。其中,蛆在动物体内寄生10个月左右。牧区在夏初牛经常“跑蜂”正是逃避牛皮蝇产卵,其卵短期内孵化成蛆后,钻入皮下游走至背部寄生,直到第二年春天钻出牛皮。中国的皮革业有一句话:北皮不如南皮,牛皮蝇不仅让牛遭罪,其皮革的利用价值也降低了30-50%。

  马胃蝇更邪忽,其蛆钻入皮肤之后,一直游走到胃里,叮在胃壁上。马胃并不大,只能放进一个篮球,(牛第一胃里能放一个人),但我曾在解剖一个马胃中刮下约4公斤的胃蝇幼虫(蛆)。在我给马做直肠检查时,经常让蝇蛆叮到我的手臂上,我用万分之4的敌百虫水饮马半个小时之后,马群拉得满地都是蝇蛆。

  最后谈谈羊狂蝇。70年代,我在东乌西部经常发现一种蝇子往人眼睛里下蛆,当地汉人叫它“瞎碰”。人们对这种象蜜蜂,又显得纤细一些的蜂子极为恐惧,我也曾多次被袭,眼前黄色的小蜂飞过,你还未能来得及眨眼,蛆就已经下到眼镜上了。我曾问过中国科学院动物所的教授,他们不知所云,直到最近我才查出,1986年以来,全国有300个被羊狂蝇伤及人眼的病例。羊狂蝇又叫羊鼻蝇,专往绵羊鼻子里下蛆(即幼虫,没有产卵的阶段),羊为防止成蝇的侵袭,常将鼻孔抵于地面或互相掩藏头部,惊恐不安。幼虫移行到鼻腔、鼻窦、额窦,甚至颅腔,造成出血和分泌大量鼻液,引起呼吸困难,或继发脑炎死亡。牧民经常在秋冬季把羊群在盐碱地上顶风驱赶,引起羊打喷嚏喷出虫子。当羊狂蝇找不到羊群时,就把人当作袭击的对象,因为它活不过10天,又不吃食,飞不太远,只好李代桃僵了。现在回忆起来,“瞎碰”袭击人的附近,都没有羊群出没。

  我也曾想过,人眼肯定不是这种蜂子的寄生地,否则它不能繁衍、生存。

  我也在思考,随着原始游牧生产方式的结束和驱虫药物的使用,很多蝇类的演化链条被打破,物种会消失。达尔文的进化论总结为:适者生存,不适者灭亡。在这“物竞天择”过程中,人类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既是竞争对象,又扮演了上帝的角色,替天行道,这对整个大自然、对人类、对生物多样性是好事?是坏事?是耶?非耶?福兮?祸兮?
07-11-14
Re:回答二草

   prairie dog 指的是北美旱獭,也叫土拨鼠,它可比鼠兔大了不止100倍。

   旱獭属于啮齿目松鼠科旱獭属,北美旱獭原产於美国,从加拿大南部直到墨西哥北部的草原区域都是北美旱獭的活动范围。北美旱獭共有五个种,其中黑尾旱獭分布最广,体型也最大,因为感染了猴痘曾名扬一时。

中国的旱獭有3种,锡林郭勒盟草原上的叫蒙古旱獭

    

啮齿类动物的分类一直在争论不休,因为“类”是个模糊的概念,不在“界门纲目科属种”系列之中。目前采纳的意见是哺乳动物纲下有啮齿目,把兔科和鼠兔科从啮齿目中提出来单设了兔形目。

从进化来看,两类动物沿着完全不同的独立道路平行发展。以其上门齿为例,兔形目比啮齿目多了一对,但是正面看不见,它重叠在前门齿后面。

     啮齿动物对于健康草原不可缺少的作用是什么呢?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啮齿类动物(包括在分类学中隶属于兔形目和啮齿目的动物)是哺乳动物中种类最多的一个类群,也是分布范围最广的哺乳动物,在进化上,它们与人类一样是现存哺乳动物中最为成功、最善于生存的类群。因此,啮齿类动物也是人类的竞争伙伴,起码在食物资源、土地资源、生态资源上是这样。如果不算其皮肉等利用价值,啮齿类动物对于草原最大的意义在于维持生物多样性,因为它是草原食物链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否则,大量以此为生的食肉动物如:鹰、沙狐、狐狸、艾虎、蛇类等就难以生存了。在青藏高原,鼠兔洞还是很多鸟类的栖息场所,它们是共生的相互依赖关系,一荣具荣,唇齿相依。
07-11-16
谢谢二草,只见过中国的旱獭(Groundhog拉丁文Marmota sp.))没见过美国的Prairie Dog,我用的是台湾的资料,把它们混淆了。又查了一下《大不列颠百科全书》,才知道Prairie Dog叫草原犬鼠,虽然都是松鼠科,但体形仅有旱獭的三分之一。

   我发现不仅是中文混乱,英文也是混乱的。英国叫旱獭为Marmota,北美叫Groud hog,世界著名的《Nature》杂志干脆就把草原犬鼠叫做Prairie Marmota(草原旱獭),美国《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2006年第6期中文版就有:“在美国,土拨鼠(Cynomys ludovicianus)被认为是猴痘病毒潜在的储存宿主”,Cynomys即草原犬鼠的拉丁文。美国很多动物和旅游杂志都介绍:A  woodchuck(旱獭的另一种英文名), AKA a groundhog or a prairie dog ,把二种动物混为一谈。所以,全世界准确描述动物和植物时都应用学名,即拉丁文。

Re:
1.草原犬鼠

(Cynomys ludovicianus)即Prairie  dog

 



2。新华网注明:草原旱獭(草原土拨鼠)

3.旱獭

Groundhog 拉丁文为

Marmota sp.

  


18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20 14:37:51
Re:
07-10-25
谈黄花

也说黄花

    金花写的“黄花谷”令人想起很多经历过的事,黄花也确为牧区知识青年所钟情。黄花是草原一道迷人的景观,但它却不是好的牧草。

    黄花也称萱草,萱草属的植物约有一半产自中国,草原上的黄花与南方的金针菜不同,叫小黄花菜。黄花因富含蛋白质、胡萝卜素、VC等营养物质为人所喜爱,同样,羊也非常喜食,但绝不能把羊放到“黄花谷”里吃个够。有经验的牧民夏天会告诉放羊的孩子和知青:不要把羊群放到黄花里吃太久,黄花花心里有很多虫子,羊吃多了会屙血,甚至会瘦弱、死亡。牲畜都有自我保护能力,绝大多数羊吃一会儿黄花就不会再吃了,马在一般情况下更是不会理睬它,中毒的往往是些刚刚学会吃草的小羊。

    黄花在入秋之后早早就会枯萎,呈红褐色摊在地皮上,像它的百合科兄弟它那(多根葱)、高各特(野韭菜)一样,冬天风一吹就什么也剩不下,所以黄花太多的地方就显得秃了。

    实际上上萱草属的植物都含有毒生物碱--秋水仙碱,它在哺乳动物肠胃道内氧化为“二秋水仙碱”有较大的毒性。黄花用60度热水抄过,秋水仙碱就会破坏,所以人食用是安全的,但羊就没有办法了。

    金花抱怨人们吃金针菜(金针黄花)时只吃花蕾,不让它开花,是对花的残酷。这有点冤枉我们的先人,金针菜不像草原上的小黄花菜,开花期很短,一般上午开花,第二天中午之前就败了,欧洲称之为Day lily,意为“一日百合”,所以为了保证质量和美观,传统工艺就是采集花蕾,于是才有了金针菜的名子。

    黄花菜在中国被利用的历史久远,加上花朵美丽鲜艳,深受文人墨客的青睐。文字上最早见诸于《诗经》:“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谖草就是萱草,古人又叫它忘忧草,背,指母亲住的北房。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到那里弄到一支萱草,种在母亲堂前,让母亲乐而忘忧呢?母亲住的屋子又叫萱堂,以萱草以示母爱,如孟郊的游子诗:“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依堂前,不见萱草花。”唐朝韦应物有《对萱草》诗曰:“何人树萱草,对此郡斋幽。本是忘忧物,今夕重生忧。” 宋朝苏辙诗曰:“萱草朝始开,呀然黄鹄嘴。--------君看野草花,可以解忧悴。”然而我最喜爱的诗句是汉蔡文姬胡笳十八拍里的名句:“对萱草兮忧不忘,弹鸣琴兮情何伤!”-----蔡文姬所对的萱草,毫无疑问就是草原上的“小黄花菜”

10-27
二楼所说红豆豆,在东乌草原上常见的有两种,一种叫天门冬,秋天结小红豆,但是不能吃,蒙古话也很可怕,叫“乌乎鲁得--努得”,意思是“死人眼睛”。另一种叫草麻黄,蒙古话叫“节日根”,是制造麻黄素和冰毒的原料,它的籽是肉红色的小红豆豆,吃起来发甜,很好吃,但吃多了心跳加快,头发昏。你吃的可能就是它,会上瘾的!
19楼(TOP)

   草原兽医 帅哥
等级:化乐天
等级 化乐天
头衔
身份 注册会员
发帖 684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355 
金钱 6921
经验 44175
在线 25天20小时55分
来自
注册 07/4/2 15:31:1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8/7/20 14:53:28
Re:
08-7-10
大黄花”是达乌里芯巴。“狼毒”在草原上有两种,这是瑞香科的狼毒,也称小狼毒,牧民称:达楞-吐鲁(七十头),也叫取灯-花拉(火柴头花)。还有一种大戟科的狼毒,毒性更大。 
08-3-19

这两张照片是我照的,时间是1977年月10月第一场雪,地点在公社南边,三队和二队之间的高壁里。当时我在旗里当畜牧局副局长,回队里去选乌珠穆沁羊核心群,碰到“张飞”(知青起的外号,名字忘了)。为了照相,他象赶马一样把羊群赶到我面前,叫我狠骂了他一顿:入冬哪有这么赶羊的!

   这张照片被用到东乌到京第一次推介羊羔肉的说明书上。

 
---此回復由草原兽医在2008-7-20 21:12:41編輯
20楼(TOP)

草原恋合唱团思赫腾浩特
9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  1/2页   总数23   每页20 条
 
相关信息 类型: 普通 排序: 普通 状态: 正常 功能:
  快速回复
 Html支持:是
 显示签名
 给楼主发消息通知此帖已回复
表情
更多表情...
回复标题:
插入表情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设计]  [代码] [+]  [-] 
Copyright © 1999-2015 草原恋合唱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44392号 1 2